第二千一百五十章 寿比南山不老松

牛凳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东华国的国都新华城实在是太热闹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歌如潮、笑语不断,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全城上下一片欢腾。

之所以出现这副场景,当然不是因为今天是正旦之日。现在还是秋天,离春节还早着呢。

更不是因为刚刚打了大胜仗,经过一甲子的努力,东华国已经占据了北美洲的大部分国土,胜局已定。无论再取得多大的胜利,都不会让国内的民众如此激动。

那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呢?

往天上看,热气球上悬挂的巨大横幅会告诉人们答案——恭祝东华王百年华诞。

说起东华王这位老寿星,那可真不得了。此人行郭名业,原本只是大唐剑南道益州府陇西县东流乡的一名赘婿,后来借助岳父家的势力,进入县衙当衙役。

自从一入了官场,郭业可就不得了了,正是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从那以后,他青云直上,短短几年内就位极人臣,官封尚书右仆射爵封秦王。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没有,完全没有,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呢。

他在帮助大唐天子李治平扶桑灭百济吞并高句丽之后,又带领着一部分大唐子民,远渡重洋两万里,打下了一个大大的东华国。

东华国论面积有大唐的三倍大,论耕地也有大唐的两倍以上。更关键的是,此地大部分是未开化的野人,堪称无主之地,诚乃万世不易之基也。

这个新兴国度的爵位,依旧是公侯伯子男五等。不过这五等的含义与大唐有很大的不同。

所有爵位除了俸禄之外,还有大片的土地赐下。公爵十万亩,侯爵五万亩,伯爵两万亩。子爵五千亩。男爵一千亩。

随他而来的大唐子民都被分封了大大小小的爵位,就是普通一兵也有男爵的尊荣。

这还不算什么,也就是比大唐的爵位多了几倍的土地而已。东华国爵位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有参政议政之权。

整个东华,分为九九八十一州,八百府,三千县。所有县令都是由一人一票选举而来。

州府的长官虽然是由东华王任命,但若是激起民愤,只要过半数的爵爷反对,就可以对他进行弹劾。东华王必须把此人罢免,另择贤能。

至于中央决策,东华王也并不能完全一言而决。公爵与侯爵组成的议院,若是有半数议员反对,这个决策就无法施行。

所谓东华王与士爵共天下也。

人们都明白,东华王带给大家的绝不只是一世的富贵,而是子孙数十代乃至百代的衣食无忧。

首先是土地,别忘了,所谓改朝换代,穷究其根本原因,无不是人口滋生,土地不足。最终贫者衣食无着,被迫造反。

现在,这么大片的土地被大家拿下了,迁移过来的唐人有多少呢?不到百万。就算加上土人,也不过是四五百万人。

百姓们再怎么能生,要想达到人多地少不够分的境地,怎么也要五百年之后吧?

再有就是制度的优越性。东华国的体制,是让大大小小的士爵与国同休,充分保证了大家的权力。

当然了,这也并不意味着东华国要养一群社会的寄生虫。

国家规定,唯有嫡长子可以继承爵位,其他人只能通建功立业获得封爵。

至于国家赐予的土地,也只能连续继承五代。五代之后,每过一代减其半数。即便是嫡长子,要想不堕了爵爷的面子也得努力奋斗才行。

对于这个制约大家也能够理解,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变成无所事事的废物。另外,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有了爵位,起码比一般人的起点高很多。还不满意,那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那么,大家如此爱戴东华王,就是因为他给了大家土地和爵位吗?不完全是。除了这两点以外,更关键的是,东华王还把当日仙人传授的学问无偿地教给国内百姓。

这些学问大致分为数学、物理、化学、医学四大类,再加上文学、历史和刑名、农学和军事五门课程,总共九门,成了每个新生的东华百姓必须学习的课程。

全国设小学百座,中学二十座,大学两座,保证这些学问的传播。

可以说,郭业既是东华王的国王,又是大部分东华人的老师。亦师亦君,百姓们能不崇敬吗?

所以,对于他能活到一百岁,并且身体硬朗,所有的东华人都由衷的感到高兴,也乐于为他举办一场规模颇为宏大的庆典。

王宫的大殿之中。

此时已是天将近午,东华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均已到场,整齐肃立,准备为郭业贺寿。

“东华王到!”

在女官的唱名声中,郭业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说来也怪,尽管他此时已经年至百岁,但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头发依然乌黑,牙齿并未脱落一颗。从面相上看,顶多被人说成是四十许人。

“臣等参见东华王千岁千岁千千岁,祝东华王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众卿平身,赐座。”

“谢王上!”

待人们纷纷落座,郭业先是往四下里扫视了一圈,然后轻咳一声道:“众位卿家,今天乃是孤王百岁寿诞。大家伙都来贺寿,孤王非常高兴。另外,趁着大家都在场,有一件事情我要向大家宣布。”

东华尚书令张九龄起身,肃然道:“敢问王上有什么事要宣布?为何没与众宰相事先商量?这不合规矩吧。”

郭业道:“因为此事只有我能说。我不提,即便你们中有人想,也不敢说出来。”

“我明白了。”东华大将封常清道:“我东华与大唐远隔两万里,物阜民丰国力昌盛也不在大唐之下,何必要以唐朝为尊?臣恭请王上称帝。”

说着话,他跪倒在地,道:“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时,唐人到东华的移民已过三代,象张九龄和封常清等人皆是在东华出生的,对与大唐朝廷根本就没什么忠诚之心。

再加上劝进这种事风险无限小预期收益呀还算丰厚,不干白不干。

于是乎,有了封常清带头,人们纷纷拜倒在地,道:“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祝吾皇万寿无疆。”

郭业连连摆手,道:“众位爱卿快快请起,孤王绝无此意。我为东华王与称帝有什么区别?所差的无非是一个虚名罢了。为了这个虚名与大唐交恶,实在不值。”

劝进这种事哪能一次就成功的?那也太不讲究了。人们以为郭业要搞一出三推三让的把戏,于是乎继续努力。

众大臣或引经据典,或者慷慨陈词,甚至有大将要写血书,似乎郭业不答应这个要求,东华就要亡国似的。

最终东华王勃然大怒,道:“大家别忘了,现在的大唐天子李隆基那是我的亲外孙。你们要我这当姥爷的去抢外孙的江山社稷,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呢!”

张九龄道:“王上息怒,大家不是要与大唐开战,更不想得到大唐的江山社稷。只不过是想让东华国与大唐平起平坐罢了。”

郭业摇了摇头,道:“那也不成。东华孤悬海外,本来就与本土有些离心离德。我若称帝,恐怕会变成完全不想干的两个国家。答应了你们的要求,我就会成为汉人的千古罪人。”

见郭业态度坚决,张九龄才明白自己这些人真的误会东华王了,道:“既然您不愿意,那此事就此作罢。”

“呃……”他想了一下,继续道:“虽然您不想称帝,但微臣还有一个主意,显示您尊贵的身份。”

“什么身份?”

“立祠!臣请朝廷建百圣祠!”

“百圣祠?”

“文圣孔丘,武圣关羽,兵圣孙武,匠圣鲁班……等等,至于您可称至圣。统领所有圣人,接受东华国祭祀。”

“那我的出生的日子就叫圣诞?”

“呃……似乎可以这么说……”

郭业脑海中显现处了耶稣基督的形象,似乎还挺带感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借助后世的知识建功立业也还罢了,再欺压先贤人那就太过分了。

他摇了摇头,道:“这个主意不好,那些学问来自仙人传法,而非我所创。我何德何等与众位先贤想比肩?甚至要压他们一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此事再也休提。”郭业道:“你们也别猜了。孤王还是自己把谜底揭开。我今天要宣布的事情就是……传位给王太孙郭铸。以后我就是东华的太上王,逍遥度日,再也不管国政了。”

郭铸乃是郭业的长子郭守敬所生,今年已经五十多了。他闻听此言,尽管心里面狂喜,但还是赶紧跪倒在地,道:“爷爷,不可,不可呀,我还小……”

郭业眼一瞪,道:“胡说八道!小什么小?五十六岁还小?莫非你非得七老八十了才够大?那时候你还有精力处理国政吗?真是岂有此理!”

张九龄道:“王上息怒,太孙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您现春秋鼎盛……”

“嗯?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哪个人一百岁能算春秋鼎盛?老棺材瓤子还差不多。”

“好吧,虽然不能算春秋鼎胜……但您的身体还康健得很哩!别看微臣不到四十岁,但论身体,还未必比得上您。所以,无论太孙和臣等都以为,您实在没必要退位。”

张九龄的话音一落,人们纷纷跪倒在地,齐声道:“还请王上收回成命!”

郭业沉声道:“大家都起来吧。孤王心意已决,不必再劝。”

“王上不答应臣等的要求,我们就长跪不起。”

“你们……你们这是跟孤王耍无赖呀。”

郭业站起身来,来回踱步,最终长叹一声,道:“孤王要退位是有原因的。你们先站起来,听我慢慢说。我说完了,你们如果觉得没有道理,再跪谏也不迟。”

大家也只是表明一个姿态而已,并不是真的不顾国家大臣的体面耍无赖,于是纷纷站起身来。

郭业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有人说是封妻荫子,有人说是建功立业,有人说是享受人生,有人说是千古留名!不管怎么说吧,大家想想我还缺什么?”

“我郭业为东华王,富贵至极。娇妻美妾成群,孝子贤孙众多。建功立业千古留名均已实现,至于吃喝用度那就更不在话下。所缺的无非是一个善始善终而已。”

“换言之,我在百岁寿诞之日把王位传给王太子,这一辈子就算是圆满了。”说着话,他对群臣躬身一礼,道:“还望大家成全我郭业的一点私心!”

这话讲得非常有道理,再加上是百岁老人诚心请求,群臣面面相觑,最终也只能同意了。

人们再次跪倒在地,齐声道:“臣等遵旨!”

“好好好!”郭业哈哈大笑,得意地说道:“孤王这辈子圆满了!现在的世间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继续追求!”

“不见得吧!”他的话音刚落,大殿外有人冷哼一声,破门而入!

众人抬头望去,但见此人穿一身青色的道袍,面庞清瘦,须发皆白,双目炯炯有神,身背宝剑,道骨仙风!

东华王宫戒备森严,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老道?

众人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道人打了个稽首,微微一笑道:“贫道青云子!东华王,别来无恙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