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章洞房花烛(二)

牛凳Ctrl+D 收藏本站

【2013年1月1日,老牛愿与诸位读者兄弟见证新书的崛起,一起加油,给力吧!】

美若天仙?

丑若夜叉?

都不是!

吴家小姐掀开盖头后,率先映入郭业眼帘的竟然是一副狰狞的青铜面具,青面獠牙,烛光摇曳映射下,真格儿吓人!

我靠!

郭业霎时三魂被吓走了七魄,脱口怒骂:难怪死乞白赖拽着老子来拜堂,你他妈就是个妖怪,妖怪啊!

郭业如此恶毒咒骂下,看不见吴家小姐青铜面具下的神情,不过

一记天籁般的声音从青铜面具下传出,只听对方幽幽叹息一声,缓缓说道:郭业,,莫非你忘记了你我之前的约定吗?

声音潺潺如山间清泉,又如朦朦山中空谷幽兰,听得郭业浑身一阵酥麻,甘之如饴。

嘶,好美的声音!

天籁之声如谪仙下凡,瞬间驱走了狰狞面具带给郭业的一时惊恐,灵台顿时清明了起来。

约定!

什么约定?

郭业心中错愕,难道灵魂附体的这个傻小子还和吴家小姐有过约定不成?

我这脑海记忆中怎么就没有吴家小姐的印像,难道这个傻小子连面都没见过人家,就答应入赘吴家吗?

理不清,扯还乱。

郭业第一时间垂下脑袋借以掩饰脸上表露的不自然,可千万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是个李代桃僵的货。

挣扎着残存的思绪,隐约只记得对方姓吴名秀秀,是东流乡大财主吴茂才的女儿,至于长什么样,性格如何,真是一点印像都没有。

嗨,灵魂附体时间太仓促,无法继承对方的全部记忆,典型的穿越后遗症啊!

到底是什么约定?

为今之计,郭业只有想尽一切办法将答案从对方的嘴中诈出来,不然事情就大条了。

随即,郭业佯装气定神闲置之一笑,奚落道:约定?什么约定?你我如今已经拜过天地,见过高堂,已成夫妻。难道你不知夫为妻纲这条古训吗?在为夫面前带着个古怪的面具遮遮掩掩,成他娘的什么体统?

言罢,郭业心中惴惴寻思着,是,是夫为妻纲,应该没错吧?

一记冷笑,从青铜面具下砰然而出。

只听吴秀秀冷声道:混账,若非乡中里正刘老赖觊觎我家产业,刘老赖之子刘阿芒对本小姐纠缠不休,你以为我吴家会招赘一个佃户之子吗?本小姐会和你行那假夫妻之名吗?笑话!

刹那间,声音已从山谷听泉陡然变至千里冰封,听得郭业也是没来由的身子一紧。

卧槽儿,小小这么一诓,竟然诓出一语直接道破天机。

原来所谓的约定就是假结婚,光有夫妻之名,不能做那夫妻之实呀。

感情假结婚这事儿早在唐朝就已有发生,郭业心中不由啧啧想着,真是长了见识!

等会儿~~

郭业身子骤然一僵,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因为他从吴秀秀的话里终于回过味儿来了。

里正刘老赖?古代的里正不就是后世的村长乡长一流的人物吗?这在古代也算是鱼肉乡里的大拿了。

原来吴家是因为怕里正之子强娶吴秀秀而谋夺吴家的产业,所以才用招赘老子假结婚这一招来堵住里正刘家的觊觎呀。

靠,靠靠靠真的好冤啊!

郭业仿佛被人抽冷子扇了一后脑勺,所有来龙去脉都瞬间理清。

如今吴家有了女婿,乡中里正刘老赖肯定是不会再打吴家的主意了,可初来乍到的郭业就不明不白无缘无故树了一个强敌,还是乡绅恶霸,这上哪儿说理去?

一想通透,不禁心中再次破口大骂。

麻痹,好狠的吴家,稀里糊涂被你们摆了一道,这是让老子硬生生背了一次黑锅啊。

郭业顿时千肠悔烂,百感纠结,暗暗怒骂自己的不清醒,我这是成得哪门子亲啊,早知如此,当时就该再坚持一会儿,死活都不出来屋了。

懊悔之余,郭业猛然抬头怒视着吴秀秀,一字一字咬牙道:吴秀秀,你们吴家他娘的就是无赖,我,我,要退婚!

呵呵,

吴秀秀带着青铜面具的脸颊微微一扬,奚落道,晚了,如今天地已拜,高堂已见,东流乡十里八村的宾客都已观过礼,你是入赘的女婿,你有何资格退婚?要说退婚,也只有吴家才有资格这么做。不过,吴家这么做就不叫退婚了。

郭业脱口问道:叫什么?

吴秀秀隔着青铜面具,眨巴着面具下灵动的眼眸,逐字逐字地说道:休夫

草,休夫?

一向大男子主义的郭业何曾受过这份嘲弄和侮辱,他娘的这就是往和尚头上打摩丝欺负人嘛!

郭业一时无言以对,心里憋屈犹如滔滔黄浦江,一发不可收,眼眶赤红地目视着那张丑陋的青铜面具,咬牙切齿道:吴秀秀,你欺人太甚!老子今晚就办了你,非把你狠狠压在胯下猛干不可,即便得罪了刘家老子也够本了。

说完猛然站起,张牙舞爪作势就要扑上前去。

疾疾数步,郭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然奔到了吴秀秀的跟前。

吴秀秀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唯唯诺诺的郭业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难,这可不是当初约定假结婚时候的那番恭谨了,慌乱之余立马从床榻边儿起身躲了开来,朝着两盏烛台的圆桌闪了过去。

呼~~

郭业气贯长虹,一记饿虎扑羊

不过扑了个空。

但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郭业这么一扑也并非没有收获。

只听见,吧嗒一声,吴秀秀戴着的青铜面具被郭业的右手胡乱一抓掉落在地上。

郭业傻了!

烛光熠熠,

美人如玉。

青铜面具之下竟然藏着这么一张绝世的容颜。

国色天香?

沉鱼落雁?

郭业一时找不到匹配的饰词去描述她。

突然,郭业脑中不由浮现出一首诗来

北国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对,就是这种感觉,清冷而孤傲,与此时的吴秀秀相比,貂蝉西施之流也不过尔尔。

更难能可贵的是吴秀秀白皙肌肤中透出来的手感倍加舒适,抚摸之下有着近乎吹弹可破的感觉。

郭业在挥落吴秀秀的青铜面具之后,右手竟然顺势搭在了香肩之上,五根手指正好抓着吴秀秀的香肩锁骨,因为唐代婚礼喜服圆领低胸的缘故,锁骨处肌肤寸衣不缕,正好暴露在外。

爽,真格儿爽啊!

郭业异常享受的摩挲着吴秀秀的锁骨,美人当前,感官刺激下,什么狗屁里正刘家,什么乡绅恶霸,统统抛之脑后。

圆领低胸,鼓鼓囊囊,郭业顺着锁骨手势下滑,缓缓,缓缓

郭业的右手戛然而止,半分都不敢再往下挪动,霎时抽了回来。

并非郭业正人君子不干趁人之危之事,而是此刻他明显感觉到有把尖锐的利器顶住了他的小腹。

郭业缓缓低下脑袋朝着自己的小腹位置看去,娘唉,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郭业啊!

不过顶住他小腹的此刀却是一把明晃晃的大剪刀。

而握着剪刀的双手赫然就是对面的吴秀秀。

此时的吴秀秀早已不复刚才的清冷孤傲之色,代替的是满脸煞气的神情,吴秀秀眼含戾色,寒声启口咬出一个字:滚!

大剪刀顶着小腹,只要再往前一寸肯定是肠穿肚烂,郭业受制于人只得双手展开以示不敢轻举妄动,而后嘴中不停地提醒道:吴秀秀,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我不动,我不动。

你妹的,郭业心道,小便宜占了一半,大便宜近在咫尺,真是不甘心啊。

不过看吴秀秀这架势,今天是甭想在得寸进尺了。

不过来日方长,我就不信凭我郭业还劈不开你这座冰山吗?

到时候,哼哼

见着郭业脸色隐浮促狭的笑意,在吴秀秀的眼中怎么看怎么淫荡,怎么下贱。

吴秀秀再次咬牙,微微将剪刀往前送进去一分,冷声喝道:滚出去,以后你睡书房,未经我的允许,绝不许你踏进卧房半步。郭业,你我仅有夫妻之名,妄想再有夫妻之实。听清楚了吗?

听着吴秀秀的喝骂,郭业本想仰着脖子大骂一声放屁,大呼一声休想,大喊一声老子吃定你了。

可是透过布衣儒衫扎到肚皮的锋利大剪刀可真不是闹着玩得。

背不住吴秀秀这小娘皮一发狠,给小哥来那么一下,史上第一穿越倒霉蛋,非郭业莫属了。

但是就这么夹着尾巴离开吗?

这也太他妈的跌份儿了,而且更是助涨了吴秀秀的这股张狂劲儿,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小哥必须翻盘,必须挽回点面子,哪怕离开卧室也得潇潇洒洒地走,可不能这么窝囊地离去。

思前想后,郭业脑中千回百转,无意中斜视透过窗外瞥到了夜空中的那一弯明月。

擦,有了!

婊子爱钱妞爱俏,富家千金爱才子。

小哥今天就给你露上两手,否则不抄枉作穿越人了。

随即郭业提腿拍打了下布衣儒衫外的灰尘,一抖袖口双手负于背后,望了眼窗外,又看了眼此时还严防戒备着他的吴秀秀,缓缓摇头不无装逼地吟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吟罢,再次摇头轻叹,悠悠转身落寞地缓缓朝着卧室外走去,走到了门口,不无惆怅地叹息了一声:唉,可惜可惜

留给了吴秀秀一个孤寂的身影,月光照映下徐徐拔长。

听着郭业充满伤感的诗句,看着他离去刹那背影,吴秀秀双手一松

咣当!

剪刀顺势掉落在了地上。

可是再想到郭业刚才那番混账的淫贼举动,吴秀秀又不由蹙眉嗤道:诗是好诗,可惜了这人

再看出了卧室的郭业,一扫刚才落寞萧索的身形,转身对着卧室内的吴秀秀虚空挥舞着拳头,仿佛充满了无限的战斗力一般兴奋自语道:吴秀秀,来日方长,小哥就不信滚滚赤焰红唇,还劈不开你这座万年冰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