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 知道大唐律例吗?

牛凳Ctrl+D 收藏本站

身后两家丁平日里随着刘阿芒在乡里作威作福,鱼肉乡民,主子这个眼神代表什么意思,还用明说吧?

不就是狠揍郭业这小子呗!

随即,两个家丁一左一右从刘阿芒的身后走了上前,作势就要逮住郭业,好好教训一顿。

住手!

站住!

霎时,两道声音在客厅中不约而同地响起。

前面一道声音是愠怒中带着娇斥,后面一道是雄浑中带着毫无畏惧。

前者出声之人无疑是吴秀秀这个假老婆了。

后者嘛,看着郭业单手向前一推止住两人的来路,很明显是他叫喊出来。

吴秀秀寒霜罩面,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郭业一句自作多情的话给生生呛住了。

只听郭业对着吴秀秀镇定一笑,朗声道:娘子,你先一边歇着,这种小事为夫自有办法应对。

说完之后,还投个吴秀秀一个爱怜的眼神,惹得吴秀秀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这个混账,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吃我豆腐,好,你既然要强出头,就让你先吃吃刘阿芒的亏,哼,混账。

嘴巴上占了一记便宜之后,郭业没有停止应对,而且对面的刘阿芒也不容许他继续和吴秀秀打情骂俏,一句娘子就已经让刘阿芒气得哇呀呀直叫了。

只见郭业继续伸着食指遥遥虚点刘阿芒,高声喝道:刘阿芒,难道你想吃官司不成?

官司二字一出,刘阿芒神情冷不丁一滞,但是却彻底镇住了还想上前来擒拿郭业的两个家丁。

吃官司?这年头,大唐盛世,吏治也算清明,老百姓除了怕天灾人祸粮食歉收外,就怕吃官司。

更何况这两个签了卖身契,没有人身自主权的家丁仆役呢。

万一真吃上官司,刘家父子不想惹祸上身直接将他们二人送进县衙,他们何苦来哉?这压根儿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想着想着心里就有些怕了起来,顺带着连脚步都停了下来。

刘阿芒见状,心中啐骂,不争气的两个狗东西。

而后对着郭业说道:你一个佃户之子也敢跟我谈吃官司的事儿?哈哈,真是好笑,我爹是里正,我县衙里有人,我有何好怕?再说了,我一偷二没抢三没杀人越货,我能吃什么官司?

郭业一听这话,立马给刘阿芒再添二字印象:法盲。

这样更好,看小哥还整不死你!

随即郭业仰天哈哈长笑,笑得有些做作,故意直不起腰表示夸张,然后不屑地看着刘阿芒说道:里正很大吗?不就是一个破村长。大唐官制,最低从九品,里正排在从九品之外,连个衙门仆役杂胥都算不上,你还真拿你爹当盘菜啊?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傻鸡巴玩意。

郭业还是话糙理不糙,里正在大唐官制里压根儿就是不存在的,充其量是个衙门为了治理地方临时设置的一个行政编制。

连朝廷官吏的最基本福利,月银俸禄都享受不到,真心算不上什么官儿。

唐朝时期的村长一流怎么能跟后世的村长比,动辄存款数百万小蜜三两个,出门代步是豪车。

大唐时期的村长说白了就是村民从村里宗族选出来的一个代表,主要职责就是跟县衙对话,或者帮县衙落实落实一些下发到村乡里头的公告。

里正里正,仅此而已。

趁着刘阿芒被呛得暂时发愣,郭业继续下猛料道:你说你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杀人越货就不算犯法了?听说过大唐律例吗?你今天已经触了大唐律例中的两条法规,你知道吗?

刘阿芒被唬得一愣,咋还整出一个大唐律例来。

大唐律例是存在,但是当时印刷工艺的落后,还做不到民间百姓人手一本的程度。

所以,即便刘阿芒听说过,但也不可能逐字逐字去对校。

但是,他不能在郭业面前认怂说不知道啊,如果他一个里正的儿子没读过大唐律例,而郭业这个佃户家的娃子却能如数家珍,这不是跌了他刘家的脸面吗?

于是乎,刘阿芒傻不拉唧地点点头,哼道:自然听过,而且还熟读过,我刘家是什么身份,小子,你别忘了,我衙门里有人。

靠,这么快就上套了?

郭业做梦也想不到刘阿芒这小子是个混不吝,愣是往套野猪的笼子里头钻,这不是作死的吗?

既然你要打肿脸充胖子,老子就成全你。

随即郭业再次高声冷喝道:第一,你未经吴家主人允许,冒然带着家丁闯入吴家客厅,这属于私闯民宅;第二,你明明知道吴秀秀已经与我成为夫妻,但是你依然对她纠缠不休,这属于调戏良家妇女罪。此时光天化日,吴家上下一干人等都可作证,闹上公堂容不得你狡辩。刘阿芒,你知道两罪并罚,是一个什么结果吗?

当郭业说道这儿,刘阿芒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听着对方说得头头是道,又加上自己压根儿就没读过大唐律例,小法盲一个,心里不仅忐忑了起来。

难道我真的触犯了大唐律?两罪并罚到底会怎么样?刘阿芒心中打鼓,但他不可能傻逼呵呵地去问对面说得口沫飞溅的郭业,不然不就露馅了吗?

心乱如麻,身边没个狗头军师出主意,刘阿芒不禁又再次向后退了一步。

郭业见状,这小子在短短间隔连退两步,可见心里有些发怵,索性直接揭晓答案给刘阿芒下最后一记猛药,悠悠说道:两罪并罚,先打一百棍杀威棒,如果棍棒之下还有命在,则流放三千里,不死不休。除非是皇帝下旨大赦天下,否则,哼哼,你这辈子都要在天涯海角吃糠咽菜喝西北风。

噌噌噌,刘阿芒再次连退数步惊呼一声怦然落座,回了椅子上,不过这次没有再翘二郎腿,而是双手死死把着椅子两边扶手,竭力让自己坐得端正不要让郭业看出端倪来。

可他现在这般屌样,还要装吗?连门外看戏八卦的丫鬟仆役们此时都看出了胜负输赢,刘阿芒这个乡中恶霸被姑爷三寸不烂之舌给活活说得瘫坐在椅子上了。

丫鬟仆役们心中纷纷猜度,原来咱家姑爷真格儿懂得如此多啊,啧啧,连大唐律例都能如数家珍,这是县里那些大老爷们才会的本事呢。

甭管外头怎么嗡声议论,落了下风的刘阿芒脑子里始终盘旋着一百杀威棒,流放三千里这十个大字。

如果大唐律例真是如此讲,那么今日的纠缠就真的有些划不来了。

看郭业这小子眉飞色舞的神情和滔滔不绝的言辞,这大唐律例一事貌似没有作假啊。

可气的是自己又没看过这个劳什子大唐律例,压根儿容不得自己也没胆气去以身试法。

心中最后权衡一番后,刘阿芒打定了主意先回去打听打听这大唐律例是怎么一回事再说,万一郭业这小子没有信口雌黄,那二逼才以身试法呢。

随即将满肚子的火气撒到了身边两个家丁身上,只听刘阿芒怒骂道:你们两个瞎眼了吗?不会将本少爷扶起来吗?

可能这小子突然被郭业这么一冷吓,双腿有些发虚抽筋站不起来了。

两名家丁一左一右将刘阿芒扶了起来,右边的家丁弱弱问道:主子,咱们现在干嘛去啊?

啪!

话一出口,立即招来刘阿芒的一大巴掌,直接扇得这小子眼冒金星。

真是没眼力劲儿,自己找抽来的吗?这话赶话,愣是往刘阿芒的伤口上挠。

只听刘阿芒喝骂道:还呆在这儿干嘛?等着丢人现眼吗?没用的奴才。

说着在家丁的搀扶下缓缓走出客厅,走出客厅门口的那一刹那,再次恨恨地看了一眼面露胜利笑容的郭业。

怨恨不小啊!

郭业看着刘阿芒这小子的神情,知道这事还没完,只能够暂时唬他一下,没准过个三两天,这小子回过味儿来指不定还得上门纠缠不清。

不过小胜即大威,今天他郭业这一举动,无论是在吴家父女,还是在吴家的丫鬟仆人面前,都算是露了脸面。

足以大振他郭业的男儿雄风了。

待得刘阿芒离去,客厅外头看戏八卦的丫鬟仆役们也纷纷偷摸离去,省得被吴茂才见着又是一番臭骂。

不过吴茂才此时看着郭业的眼神瞬间变了,郭业对峙刘阿芒,他是从头看到尾,中场都没有休息过。无论郭业所说的大唐律真假与否,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从这件事中他看到了自己这个假女婿的诡诈和急智,啧啧,并非如早先入赘之前所了解的那样啊。

本以为想招赘一个比较受控制的女婿,徐徐渐进,好让将来女儿独掌吴家产业。

看来,这个女婿也不简单啊!

这个奸猾的小子将他整日放在家里,时间一长反倒不妙,看来应该在外头谋个差事将他支使出去才好,花点钱也值得呀!

至于吴秀秀呢?

看完这一幕之后,要说不震撼那是假的,一向令她不胜其烦的刘阿芒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被郭业打发走了,看来恶人就需恶人磨啊。

仅仅一天一夜不到,郭业在吴秀秀的心目中已从色胚子混账瞬间上升到了恶人这个级别。

郭业看不管吴家父子心中到底如何作响,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这样吧,退场!

随即转身挥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大摇大摆哼着小曲儿,深藏功与名,轻快洒脱离去,装逼范儿一出,惹得后头的吴秀秀连连翻着白眼。

吴茂才看着女儿的异样神情,不明所以,随口问道:秀秀,跟爹爹说说,你是如何看郭业这小子的啊?

吴秀秀被父亲这么突兀一问,怔怔许久,心中寻思该如何回答父亲的问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