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章 天雷灌顶

无敌大汉堡Ctrl+D 收藏本站

[正文]第一章 天雷灌顶

------------

? 读高二的寒流,脸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肿得很高,此时正背着一个破旧的书包,脸上带着一丝悲伤与绝望,绕走在郊区荒无人烟的破旧工地上。

大中午的,原本还是万里无云的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一道道划破长天的闪电伴随着巨大的闷雷声,响彻整个天际。

木讷的抬起了自己的头,寒流喃喃自语:“你就不能消停点么?天天被人打不算,现在是不是连你也要欺负我呢?”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之后,倾盆大雨从空中落下,瞬间就将寒流的全身淋了个通透。

本来心情就不美的寒流,此时将背上的书包取了下来,直接就朝着空中甩去,嘴中不断的叫骂着。

“啊……老天,我寒流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戏弄我?是不是非要逼我走条绝路啊?”

异常痛苦的寒流,就在样在大雨之中歇斯里地般的疯狂着,许久后似乎感觉还不解气,捡起地上的书包,将里面已经淋湿了的书全部拿了出来,朝着空中不断的扔着。

“你们他吗的都欺负我,反正老子就是被欺负的命,就是这样注定读不好书,注定会没出息,注定要在这贫民窟里呆一辈子,那我还念什么破书。大不了我以后就去做牛郎,再不济老子还能敲砖头呢。你能拿我怎么样?来啊,有本事你现在就用雷劈死我阿,来阿,我草拟吗!”

“轰隆!”话刚落音,一声巨响之后,一道闪电直接砸在了他的脚下。

这一闪电彻彻底底的把寒流给震住了,看着地上的焦黑一片,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

“哈哈哈哈,老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怎么样?你劈不中我。”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从乌云之中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紫色闪电,划破长空伴随着硕大的雨点,直接劈在了寒流的头顶。

“我草拟吗!你还……真**劈我。”说完,寒流直接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许久,寒流才慢慢的清醒过来,抬头看看四周,此时大雨已经停了,点点的繁星高挂在空中,连忙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身体,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只是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好似多了许多东西,而身上也是多了厚厚的一层黑色污垢,分不清它们是什么,反正就是感觉恶臭无比。

寒流摇了摇头,不在多想,在心中暗自庆幸没有被雷劈死,连忙将散落一地的书籍,全部捡起来装进了书包里,朝着回家的路上走去,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似乎协调了很多,身体也是轻飘飘的了,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憋在自己的胸口。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钟了,寒流想不到自己从中午居然一直躺在这地上晕厥到现在。走在灰暗的小路上,最怕的就是附近的小混混,他们这些鸟人就是喜欢欺负一些像寒流这样的穷苦人,把他们辛辛苦苦弄来的一点零花钱敲干诈尽。如果不给,那么免不了就是一阵毒打。

就在寒流胡思乱想刚刚走到贫民区的巷子里,在月光的照射下,发现从阴暗处走出了四五个混混。

“兄弟,在干什么呢?交个朋友?”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的混混,带着一脸的笑意说道。

而另外几个人则是很有默契的走到四周,将寒流的前后路都封的死死的,一看就知道明显是先前就计划好了。

寒流本来就低迷的心情此时更加萎靡了,开学还没到一个星期,就天天被班上的几个混混找麻烦,原因无他,就是说他自己欠揍。在加上为人太过老实,不懂的社交,所有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认识他,更是没有几个真正玩的贴心的朋友。

看着四周将自己围住的那几个混混,寒流在心中不断的骂着自己倒霉,身体也是不自觉的发抖起来,连忙带着一丝讨好的口气说自己没有钱。

“哎呀,小b,我们老大跟你交朋友,问你要点小钱花花,这是给你面子,你不要不识相。”另外一个长的有些肥胖的混混说话带着一股狠意。

寒流这下心里那个委屈的,自己一个月也才那么十几块的零花钱,连租本小说都看不够呢。连忙准备解释,借着月光却突然发现在这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刘铭,我草,是你,尼特玛的想干什么?”寒流此时的心里十分的气愤,玛德,今天上午就是这个家伙找人揍他的。跟自己是同班,而且还是班里的班长。

“想干什么?我就是警告你,给你一点教训,最好给我离罗芮远点,就凭你这个穷鬼,也想追她?你配得上么?”

罗芮是他班上的学习委员,也是寒流的同桌,更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而刘铭这货存心就是嫉妒,每天找寒流麻烦的人,基本上都是这小子指示当地。

寒流这个时候心中所有的怨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将自己背上的书包甩在了一边,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不能在没有尊严了。

“我草,我追她怎么了?老子还要上她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尼玛的,找死!”刘铭面色一变,走上前去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寒流的脸上。

“我日,扇你爸呢?”寒流从小连他爸妈都没有打过他,而就是因为刘铭,自己这两天没少受气,现在又被他打了,顿时怒不可揭,反正横竖都是死,老子拼死一个就不亏。想到这里,寒流立刻抬起了自己的右脚,朝着刘铭的肚子狠狠的踹了过去。

而刘铭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出手,这一脚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跌倒在几米远的地上动弹不得,胸中一阵翻涌,哇的一声,突出一口鲜血。

“草泥马,敢打我们铭哥,兄弟们,干死他。”黄毛一看刘铭被打,连忙吼道,而后似乎不想给毁了反应的机会,直接一个俯冲,抡起右拳对着寒流的后脑部击去。

寒流此时刚想追上去,突觉身后一阵风声,连忙一闪,躲过了那一拳,随后右手朝前一抓,卡在那黄毛的脖子上,直接将其给举了起来。

黄毛只见一道残影一挥,顿时就觉得自己颈部传来一阵剧痛,随后全身好像不停自己使唤一样,在巨力的作用下,他的整个面部直接朝着地上撞去。

砰的一声闷响,黄毛只觉得眼冒金星,整个脸仿佛被刀刮了一样的疼,连忙伸手一摸,全都是血。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了,直到黄毛的整个大脸在地上滑行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剧痛的嘶吼出来之后,其他人才一个个反应了过来。

“啊……疼死我啦,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打,打死为止,我操。”

黄毛一发话,旁边的三个人连忙出手,挥动着自己的拳头,朝着寒流砸去。

寒流这时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仿佛蓬勃起来,呼之欲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自己若不发泄一番,那股力量就会把自己的胸口撑爆一般。

寒流因为情绪的失控,此时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一片,一脚朝着中那人踹去,直接将其踹飞了出去,而后双手齐出,抓住朝着自己袭来的两条手臂朝着相反的角度扭了过去。

“咔嚓!”连续两声脆响,从那两个混混口中不断吼出哀嚎。他们的手臂这时候居然诡异的在胳膊上饶了三百六十度。

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五个人,寒流还不解气,对着他们每人一阵拳打脚踢,感觉将自己心中的那口闷气消耗完了,才停下了手。第一感觉,就是**的爽,难怪在学校那些***喜欢天天欺负老子,以后一定要连本带利全**的给收回来。

想到这里,又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刘铭狠狠的踢了一脚:“你不是很牛么?嗯?还有你们,都给老子记住了,老子叫寒流,以后见到我,最好绕道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说完对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着家里走去。

刘铭看着慢慢走远的寒流,心中充满着恨意,咬牙切齿道:“寒流,你等着,这个仇我会报的,我要让你死的很惨。”

走在路上的寒流这才有些迷茫,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难道是以前我没有发现而已?

寒流的家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家庭的原型,一间不到四十平方米的房间,中间隔着一个十分宽大的布帘,将这个房子隔成了两间。

一推开门,寒流就听见了老爸极为不满的声音:“怎么才回来?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让你早点回来的么?是不是又跑到哪里玩去了?”

寒流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躺在床上的他,隐约听到了父亲的一声哀叹,不久,方颐便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来到了他的房间。

“寒流啊,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吧?快点把这碗饭吃了,是你老爸特意让我给你留的。”

寒流的肚子确实是饿了,中午到现在已经快过去十个小时了,连忙接过老妈手中的碗,拼命的扒了起来。

方颐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有的全是疼爱。

“慢点吃,别噎着,哎,毛毛,你别怪你爸和我,我们这么逼你,也是希望你将来能够跳出这贫困区,能够过的好一点。”

寒流的全身一震,抬头看着自己的老妈,未过四十岁的她,因为操劳,原本乌黑的发丝,现在已经参杂着略过一半的白发,但是望向寒流的眼中,却充满着对他的期望。

这一幕,瞬间震撼了寒流,想着因为自己的不争气,而常年唉声叹气的父母,想着每到开学,因为高昂的学费,而到处奔波的父母,再看看眼前,他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一刻,对自己父母因为过度的操劳而快速衰老的感觉如此清晰。

一滴晶莹的眼泪在寒流的眼眶内旋转了好久,为了掩盖自己的悲伤,他连忙低过头,狠狠的扒着碗里的饭菜。

“吃完了就把碗拿给我,喝口水洗完澡以后就早点休息了,明天还要上课。”

寒流将手中的碗递了过去,想了许久,道:“老妈,告诉老爸,我不会在让他失望了,相信我。”

方颐看到寒流一脸坚定的样子,忍不住眼泪盈满眼眶:“只要你努力了就行,不管结果怎么样,爸妈都不会怪你。”说完,为了不让儿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摸样,急忙转身朝着自己的那间房子走去。

给读者的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