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章 异能觉醒

无敌大汉堡Ctrl+D 收藏本站

------------

? “寒流,你还睡,快点给我起来。”

大早上一来到学校就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寒流,突然感觉有人狠狠的捅了一下自己的腰,慢慢的睁开了睡衣朦胧的眼睛,看见罗芮正睁着一双十分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

“干什么?”

罗芮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为什么就不能改掉自己这贪睡的坏毛病,好好学习不行么?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看不起你,你就愿意一直这样下去?俗话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你不为你自己着想,难道你就不为你的父母想想么?”

寒流蔫蔫的笑了一笑,自己如何不想好好学习呢?昨天晚上还答应了自己的父母,哎。可是自己一看书,就头疼,那书中的字迹仿佛一些毛毛虫一样在集体扭曲,看着人想吐。

离开了自己的桌位走到学校公厕内,掏出了学校内卖的五毛钱两根的黄山牌香烟,点燃后狠狠的吸了几口,想了许久以后,才将手中已经基本燃完的烟蒂仍在了地上,朝着教室走去。

“草,既然答应父母,在难也要学,一个男人总不能食言吧?”

回到自己的座位,对着罗芮笑了一笑,就直接从自己的书桌里随便抽出了一本数学书。

翻开书面,一个个符号文字犹如小虫子一般在书上扭动着,看的寒流只想吐。但是想着自己的父母,想着自己的承诺,无奈的摇摇头,将一个笔套塞在了鼻孔里,硬着头皮慢慢的看着。

奇怪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寒流一页一页的翻着,看着,不一会儿一本书居然就给翻完了。大量的知识闪电般的涌进他的脑海,却没有一点儿的堵塞,也没有一点不适应,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清晰明了,好像那些本来自己就会的一样。以前的寒流可能觉得自己是七窍通六窍,剩一窍未通,然而现在他觉得那一窍也通的彻彻底底,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拿出一支笔,又随便找了一张废纸,试着把方才书上的那些内容写出来。

行云流水,如有神助,中途没有丝毫的停顿,很快,那张废纸上已经被寒流写满到无处下笔了。

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一阵疼痛充斥着他的全身。

“我擦,真的假的?我这没在做梦阿”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又拿出了英语书,继续的翻看着,一本书结束,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书中所有的内容与先前一样,全部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慢慢的,寒流已经沉浸在了这美妙的境界之中,如同一个海绵一样,在努力的吸食着书本上的知识。

罗芮仔细的瞄了几眼,发现此时寒流的神情格外的认真,心中不断的在感叹着班主任的话果然没错,不能轻易放弃一个差生,因为浪子终究会有回头的一天。刚刚放下了自己那颗微微骚动的心,却又突然发现寒流的看书速度简直是不能用快来形容,基本上是几秒钟就翻一页,不禁气急,狠狠的推了一下寒流。

“你……你只是无可救药了,不看就不看,为什么还要那么虚伪的拿着书乱翻一气,你表演给谁看呢?”

早自习的课堂本来就是十分安静,而罗芮因为气愤,这一句话说的力气也就比较大,全班人的眼神瞬间就集中在了两人的身上。

有嫉妒的,有怨恨的,有幸灾乐祸的,特别是坐在另外一侧的刘铭,更是咬牙切实,眼神之中迸发出一道凶残的眼神。

就在这时候,下课的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宁静。

寒流迷茫的望着罗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脑中却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要不是孙菲菲老师叮嘱我好好指导寒流学习,要不然就真的不想天天跟他这么罗嗦了。”

寒流吓了一大跳,疑惑的盯着罗芮道:“你…你刚刚说话了?是孙菲菲老师叮嘱你的。”

“我?我没有说话啊。”罗芮现在就莫名其妙了,心里十分奇怪:他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寒流刚刚一直注意着罗芮,确实没见她开口说话,不过自己的脑中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声音,玛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寒流的脑子一下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先是打架变得牛b,然后刚刚自己的脑子仿佛跟电脑一样,而且还过目不忘,而现在居然还能看穿别人在想些什么,这是不是太邪门了?

难道……对,一定是昨天被雷劈的原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难道是老天觉得亏欠我,于是赐了我异能?

“叮铃铃…”急促的上课铃声,打断了寒流的思路。

第一节是数学课,老师名叫刘军,是个中年男子,头发每天都梳的油光发亮,脸上挂着一丝色迷迷的笑容,上课的时候双眼就盯着班上几个漂亮的女孩子看,更是喜欢以解题为由,揩那些女孩子们的豆腐,很多学生都向学校投诉了几次,却因为他背后有那么一点关系,最终都不了了之。

踏着上课铃,刘军夹着本教科书,走进了教室,先是色迷迷的朝着班里扫了一眼,而后才忙吞吞的朝着讲台走去。

回过神来的寒流,在罗芮的白眼下,继续飞快的翻着手中的书本,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种奇妙的感觉之中。短短二十几分钟,寒流已经将手中的数学和英语书翻了个通透,整个脑子更是沉浸在这博大精深的知识之中,不能自拔。

一节课就在刘军机关枪的扫射下过去了一大半。看到全班的人都在认真的听讲着,而唯独寒流却在胡乱的翻动着手中的书,不禁心中一气,狗日地,这么不给我的面子?拿出一根粉笔,随手在黑板上写出了一道题,当然,这道题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即使是刘军本人也是无意间在一本奥林匹克数学题上看到的。

“寒流,你上来把这道题作了。”

此时的寒流正看着手中刚刚拿出来的语文书,已经完全的投入进去了,哪里还听得见别人叫他。

“寒流,寒流,刘军老师叫你呢。”坐在他旁边的罗芮不满地捅了捅他的腰。

寒流这时候才清醒过来。

刘军在讲台上气急败坏,一声暴吼。

“寒流,你上课在想些什么?老师叫了你几遍都听不见?”而当他看见寒流手中拿的书时,更是气愤:“上数学课,你居然给我拿出语文书看,我是不是水平还不够,教不好你?寒流,我可告诉你,每次摸底考试你都排在最后一位,已经严重的拖了班上的后腿,你也别说老师不近人情,不给你机会,黑板上有一道高二的数学题,你现在给我解出来,解不出来,我立刻会向学校申请,将你辞退回家。”

寒流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望着刘军叽里呱啦的乌鸦嘴,心中就腾起一阵燥气,抬脚就往黑板走去,也没管一直瞪着他的刘军,拿起讲台上的粉笔,站在原地就一直盯着黑板上的那道题,脑袋之中在飞速的旋转着。

全班的人都在屏住呼吸,更是有些学校优异的人,也拿出了纸笔,在演算着黑板上的那道题。奈何,找不出任何解答的办法。

罗芮心里明白这是数学老师在故意找寒流的麻烦,因为这道题目她也见过,根本就不是什么高二的题目,而且这道题,甚至很多高校的老师,也不一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给解答出来。

“你到底会不会?”刘军冷笑的看着站在黑板前已经有四五分钟的寒流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