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装b帝

无敌大汉堡Ctrl+D 收藏本站

[正文]第三章 装b帝

------------

? 犹豫了许久的罗芮终于忍不住了,哗的一声站了起来,涨红了脸说道:“刘老师,这不公平,这一道题根本就不是我们高二教科书上的题目,而是奥林匹克的参赛题,我相信整个班里没有同学能够做出来。”

罗芮心中虽然很恼寒流,巴不得老师能够好好教训一下他,但是现在刘军明显就是在想办法找借口,准备将寒流赶出学校,从小在父母家庭的熏陶下,培养出了一种良好的性格素质,在这种性格的驱使下,才使她鼓足了勇气,站了起来。

显然,这一句话让刘军十分的下不了台,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学生敢挑战他的权威,黑着个脸故作姿态的望着罗芮,而后扫了一扫全班。

“如果班上的每一位同学,都能够像罗芮那样,在课后多看课外学习书籍的话,那这道题还做不出来么?同样,这也是在考验寒流同学的应变能力,如果他基本功扎实的话,我相信他也能够解的出来。”

此时的寒流已经完全的进入了状态,脑中现在已经有了不下于十几种的解答方法,只是,好像这黑板太小了,如果要全写下来的话,那还真有点难度。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刘军啊,如果这位同学答不出来,就不要为难他了,毕竟这道题确实很难。”

原来,在全班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寒流身上以及黑板上的那道题时,教导主任陪同校长在巡视教师上课情况时,正好走到这高三三班,同样,也是被黑板上的那道奥林匹克考试题给吸引了,当然,先前发生的事情,他们二人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刘军一看,差点腿没软下去,心里暗骂着寒流是个扫把星,但是嘴上还是很客气的说道:“好了,寒流,校长都发话了,你要是不会做就下去吧。”

寒流用怪异的眼神望了望刘军,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走上了黑板前,就开始刷刷的写了起来,全班人望着寒流潇洒流畅的挥舞着粉笔,都十分惊讶,连大气都不敢出。

刘军更是不可思议的使劲搓揉着自己的眼睛,再确信他看到的是真的,心里不禁嘀咕着,这小子在玩什么把戏呢?

短短几分钟,整个黑板已经被他写去了一半,而答案也已经出来了。但是寒流却又将脚步移动了一个位子,在另一边又开始写了取来,直到将整个黑板写满了为止。

而一直在门口看着寒流解题的李恒山,也是在心里不断的演算着,当寒流写完半面黑板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想鼓掌了,因为他解的很对,而且似乎比自己心中解题的步骤,更为简洁精妙。但是让他诧异的却是,寒流居然在另一边又写出了一种方程式,而且和前面的相比较,还要简洁一点,步步扎中要害。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校长,第一个带头鼓起了掌来,全班也都跟着猛烈地拍动着自己的巴掌,议论声也随之而起。

“哇,真的是对的,寒流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挖草,这货平时也忒低调了吧。”

而讲台上的寒流似乎并不领情,甩头给了李恒山校长一个大大的白眼,怪他打破了先前的宁静。走到讲台拿起黑板擦将他先前写的答案全部给擦了个干净,继续的写了起来。于是,第一种、第二种、第三种……直到写到第六种,寒流才停了下来。不是他写不出第七种解法了,而是他确实有些累了,甩了甩自己有些发酸的右臂,刚准备走下去,却发现此时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着怪物的眼神望着他。

寒流这下有点慌了,难道装b装过头了?战战磕磕的问道:“这个…我是不是做错了。”

平时跟寒流玩的最好的陈强,是第一个从凳子上摔下来的人,摔得他半天喘不过气来,但是嘴上却还一直嘀咕着:“他爷爷的太能装b了,简直就是众生膜拜的对象啊,这兄弟真特么的没白交。”

罗芮也是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用着一种望怪物的眼神看着寒流,他为什么这么厉害?难道平时都是装的么?那他为什么要装呢?一个个疑问不断的在她的脑中盘旋。

而刘军更是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努力的平复了下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脸上浮起一丝勉强的笑容。

“寒流,你这是什么意思?校长都开口让你下去了,你还在黑板上乱涂写什么?”

李恒山这时候带着教导主任走了进来,一直盯着寒流,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但瞬间即逝,转头望向刘军,带着一丝笑容。

“刘军老师,你的意思是说,他答错了?那你给同学们解释一下,这位同学哪里解错了?在随便告诉他们一下,这道题原本的答案是什么。”

刘军的汗水已经侵湿了他的整个后背,结结巴巴的说道:“寒流同学解的答案……错……错在……”说道这里,他就再也说出下去了。

“怎么?刘军老师,怎么不继续说下去呢?”

校长旁边的教导主任也开始发挥起他的作用来了。

“刘军,你怎么了?校长让你说你就快点说呀。”

李恒山回笑着问教导主任:“老黄,黑板上的这道题,你会解么?”

教导主任面色一红,有点不好意思了,挠挠头道:“校长,说实在的,我还真答不出来。”

“这道题,我当年在华夏大学读书的时候,有幸与我的导师还有全班三十几位同学一起研究过。”

这下全班就乱了,这老师是怎么回事?拿华夏大学人家全班人研究的题给寒流做。居然还说什么答不出就向学校上报开除他,但是接下来校长的话,更是震惊了他们幼小的心灵。

“当年,我们全班加上导师,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出这道题的三种解答方式。”

教导主任这下诧异了,望了望黑板上的题目,又看了看此时还站在黑板旁边的寒流,两眼冒着金光,似乎捡到了宝一样。

李恒山的笑容突然逝去,带着一股强大的怒火道:“可笑的是,我们一中是白石市排名最前的中学,居然还有老师可耻到拿着这道题目在学生面前显摆,甚至还威胁某位同学,找借口开除他。我不知道这位老师的目的何在,他难道就连一丁点的教师职业操守都没有么?如果他自己能够解这道题,那我也无话可说,可是就连他自己都是一问三不知。”

校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内心的暴躁,继续说道:“这位寒流同学一共写出了这道题的六种解法,像这么优秀,而且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今天不是我和教导主任碰巧经过这里,可能我们一中就要因为这样的一位不负责任的老师,而失去一个天才学生。在这里,我首先要向各位同学道歉,更要向寒流同学道歉。是因为我领导无方,才间接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不起。这种类似的事情,在今后我以我校长职位的名义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同时,在同学们的见证下,我要做一个决定,那就是开除刘军同志的教师资格,从现在起,他将不是我们一中的老师。”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真心各种求。。保证每天三章以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