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她无耻的湿了(第五爆)

无敌大汉堡Ctrl+D 收藏本站

[正文]第八章 她无耻的湿了(第五爆)

------------

? 一股奶香味瞬间充斥着寒流的整个鼻息,让他差点没流出鼻血来,下面的坚硬,更是高昂着自己的龙头直接顶在了周惜雨的臀部中心。

这一幕让那几个男警察差点把自己的眼珠子给瞪了出来,这家伙还是人么?当场非礼女警察?而且还是十分冷艳暴利的女警察。重口味,重口味啊!

周惜雨此时的粉脸犹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红润,她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寒流身上的变化,这让她十分恼火,再加上自己的胸部正压在寒流的嘴上,不禁让这位冷美人突然间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而且更让她郁闷的是,她发现现在在吃她豆腐的色狼身上,居然似有似无地散发出一种令她十分钟爱的味道,这种味道使她全身发软,软到现在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就这样任由寒流抱着,慢慢的,周惜雨居然发现,她……湿了。

“摸够了没有?”许久,周惜雨才冷冷说道。

“没有,很软,很有弹性。”刚刚进入状态的寒流,大脑丝毫没有思考,直接就脱口而出,刚说完就后悔了。

周惜雨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还不放开我?”

寒流一脸的尴尬,城墙厚的脸皮,也难得红了一回:“警察姐姐,您别生气,我马上就放开你。”哈哈一笑,连忙松开了怀中的周惜雨。

周惜雨落地后飞快的后退了几步,直接从腰际拔出了一把小巧的手枪,直接指到了寒流的额头处。对着旁边的那两个警察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帮我把这死流氓铐起来带回去。”

周惜雨虽然是女人,但是却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那两个警察哪里敢违抗她的命令,二话不说,直接取出手铐,将寒流铐了起来,而后还不忘在他耳边说道:“小兄弟,你真是…太够劲了。”

而作为一中校长的李恒山,在看到周惜雨拔枪的时候,吓坏了,连忙走上前去:“这位警察同志,你可别冲动阿,他还是个孩子,别这么吓唬他啊,而且这枪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这时候已经快发狂的周惜雨哪里还听的进去别人的话,这二十几年来,什么时候受过今天这么大的气?居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当场调戏她,还占她便宜。要知道,她的臀部和胸部甚至就是连自己的手,都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给碰过。今天似乎就那么一下,没有任何的浪漫和诗情画意,那个流氓就这么夺走了她好几个第一次,这你叫她能不癫狂么?

而此时的寒流,除了在回味刚刚的香艳以外,嘴上还带着一丝无辜道:“警察姐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用手铐铐上我?就算是要逮捕我,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已经癫狂的周惜雨此时要不是被孙菲菲拉着,早就上去踹他丫了,涨红着脸,吼道:“理由?你故意伤人,致人重伤这一条就够你受的了。”

这时候的寒流苦着个脸,这不是公报私仇么?但是也聪明的没有再次顶嘴。

“先把他给我带到局里去,到时候我亲自给他做笔录。”周惜雨说完,在朝着另外一些警察,让他们将地上还在不断哀嚎的混混,送进医院,而后才气呼呼的上了警车。

而那两个男警察,则带着一丝无奈,对着寒流说道:“小兄弟,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她,哎,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一人抓着他一个肩膀将他也压上了车。

其实如果寒流现在想反抗,那是轻而易举,戴在他手上的手铐如同豆腐一般不结实,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为什么?还不是希望能够在警察局在多看那警察姐姐两眼呗,真是色胆包天了。

白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的审讯室内。

周惜雨狠狠地盯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寒流,许久都没有开口,不久前,她的手下已经打来电话,将大致的情况汇报给了她,而她也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今晚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

本来普通的斗殴纠纷,犯不着刑警出面,更用不着她这个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亲自出马,只是报警人说可能会出人命,事情严重,加上她当时所处的位置正好离一中很近,便亲自跑了一趟,哪知道,到了目的地,她还没来得及处理正事,便当众被这小流氓给非礼了,她愤怒之中更是差点拔枪给这家伙脑袋上开个洞,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色胆包天到如此地步,连她也敢非礼!

可现在,她却发现,相比这家伙之前所做的事情来说,非礼她只算是一件小事,她怎么也没料到,这家伙打起人来还真不手软,居然就凭着自己一人之力,把刘冬冬以及他所有的手下都给打得进了医院,而根据医院那边的消息,刘冬冬其中几个手下现在依然昏迷不醒,要知道这个刘冬冬可是最近在白石市刚刚崛起的一名黑道新星阿,而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刘家的直系子弟,这次刘冬冬出了这种事,刘家肯定会插手的。

“死流氓,这回你死定了!”周惜雨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就算她不追究这流氓非礼她这件事,刘家也不会放过他,以刘家在白石市的势力,这流氓不在监狱里蹲个十年八年的,怕是别想出来了。

可是又当周惜雨将所有的事实查清之后,却又更多的在为寒流鸣不平。确实如寒流所言,他只是正当防卫。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周惜雨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在加上她耿直刚烈的性子,此时的周惜雨甚至有种想帮助这个在贫民区长大地大男孩的冲动。

“你现在就一点都不担心么?”许久,周惜雨才开口问道。

寒流嘴角处微微翘起,带着一丝邪笑道:“担心?担心有用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我倒是有些认为这是福,因为我认识了你!”

寒流的笑容和说话的语气,落在周惜雨的眼中,顿时就变了味的,愣是感觉这小子是淫笑。一怒之下,用那芊芊细手猛地一拍桌子。

“砰。”

这一下倒是把寒流吓了一跳,想着这娘们怎么神神叨叨疯疯癫癫的?

而周惜雨也不好过呀,右手正藏在自己的屁股后面,疼的直发抖,双眼狠狠的瞪了一眼寒流,许久,才无奈道:“你知道么?你打的那个刘冬冬,他的父亲是市局的局长。我的意思你懂么?”

给读者的话:

前面那一章浪费了我太多的时间,不过放心。我会继续加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