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7章 情敌

无敌大汉堡Ctrl+D 收藏本站

[正文]第467章 情敌

------------

? 虽然经过刚刚的事情周惜雨觉得与寒流见面有点尴尬,可是今天既然寒流来了,那么周惜雨知道,两个人之间肯定要做出一个选择,所以周惜雨也没有选择不理会寒流而单独呆在一旁,走过去坐在寒流对面,见他还在揉脚丫子,心里又有些担心,哼道:“要去医院吗?”

寒流抬头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没事儿,你那一脚踩下去,虽然很重,可是你的心却在踩到我脚上的瞬间软了,所以不疼,咱还忍得住。”

周惜雨见他还在贫嘴,想起先前踩他的时候自己的确出现一丝想要收回力量的心思,不禁哼了一声,道:“你还是注意点形象,在这种地方脱了鞋子揉脚丫子,也不怕别人笑话。”

寒流咳嗽一声,辩解道:“谁规定这种地方就不能揉脚丫子了,我疼还不许我揉么?更何况,这些人也不认识我,我干嘛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

周惜雨一阵无语,知道和这家伙说这些道理是没用的,于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开口,目光在场中游走,似乎在欣赏着那场中两名正在进行街舞pk的街舞动作。

寒流见周惜雨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那种酡红的羞赧神色,心中不禁有些微微的叹息,或许,是自己让她变成这样,是自己的花心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如果不是,或许,周惜雨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怎么,很喜欢看这些年轻人跳舞?”寒流轻轻喝了口酒水,似乎没事找事的询问着。

周惜雨缓缓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那抿嘴微微一笑:“你说这话,倒让人觉得你不是年轻人一样,你自己也是个年轻人吧?”

寒流听的一愣,突然神情恍惚了一下,只觉得自己与那些尽情跳舞的年轻人相比,似乎在心态上,突然与年轻脱节了,这种感觉让寒流心里觉得有些苦涩,不禁苦笑道:“我的确还年轻,可是总有种还没来得及年轻就已经老了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年轻,就已经老了!”

周惜雨身子一震,轻声念叨着这句话,眼眸深处,一丝恐慌与懊恼之色一闪而过,不禁想道:“转眼间,已经五年了,我也真的老了,不再年轻了,老了,老了……”

寒流将周惜雨的神情看在眼中,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这句话,可能触动了她的心灵,这个时候,必须得留给她自己去思索,去选择如何抓住这仅剩不多的年轻岁月。

大厅入口,一名留着长,穿着非常时髦的年轻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他看上去二十七八岁,长相比较俊美,气质介于年轻和成熟之间,但看他现在这焦急的神色,本应该在他身上很难再出现的冲动情绪却正主导着他的思想。

来到大厅,附近一些年轻人看见他,都双眼放光,一些年轻女子更惊声呼叫起来,冲过来打着招呼,叫着忠哥。

刘忠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扫过,并没理会他们,突然眼前一亮,忙冲了过去,来到一个似乎女人跟前,小声问道:“惜雨人呢?”

那个女人见他一副焦急的神色,忙笑了笑,道:“你急什么啊,人家冰冷女王可没那么容易被人抢走。”

李忠懒得理她,直接道:“她人呢,快告诉我。”

女人哼了一声,那一声娇嗔似的轻哼,却让身边许多男人的骨头都软了,只见她指了指大厅内侧的一个方向,哼道:“在那边坐着呢。我都帮你跟了她跟了好久了!”

刘忠从身上掏出一叠钱直接甩给了那个女人之后,便也不理会那些围着他的年轻人,大步向大厅内侧的角落走去。

寒流看着一个穿着时髦前卫,留着一头长,长相英俊的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年轻男人急匆匆的奔着自己这边冲来,他目光留意到对方见到周惜雨之后眼神略微一亮的神色,心头不禁隐隐猜测到了对方来这里的目的。

周惜雨见到刘忠,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很不愿意见到这个男人,她那微微蹙眉的动作也没能逃过寒流那双火眼精睛,暗自一笑,也不顾刘忠已经冲到跟前,而是向周惜雨微微一笑,道:“怎么,不舒服吗?”

周惜雨闻言缓缓摇头,轻声道:“他很难缠。”

寒流嘿嘿一笑:“比我还难缠?”

周惜雨闻言,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与一个比任何人都要无耻和难缠的男人说话,不由得连忙闭上了嘴巴,心头狠狠想道:“让你们两个斗,最好两败俱伤,都从我面前消失。”心里这么想,却还是比较关心刘忠来这里的目的,似乎还在担心着寒流是否招架的住刘忠的挑衅。但是很快她就感觉自己多心了,寒流是什么人?

“惜雨,你怎么在这里,他是谁啊?”刘忠直接冲到寒流和周惜雨身前,一脸焦急和担忧的望着周惜雨,右手手指则指着寒流。

周惜雨微微皱了皱眉头,用那种冷的让人感到永远也无法靠近的声音冷冰冰的道:“我怎么就不能出现在这里?他是谁管你什么事?”

若是换了别人,在这种场合下被一个女人如此冷冰冰的态度对待,只怕早灰溜溜的闪开了,可是刘忠却似乎早就习惯了周惜雨的这种态度,也没一丁点觉得没面子,而是直接看向寒流,眉头一挑,皱眉道:“我叫刘忠,这位兄弟贵姓!”

寒流见他个性张扬,似乎比较猖狂,暗道这白石市猖狂的年轻人是越来越狂了,轻笑一声,看着对方道:“刘忠?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名字。”

刘忠听出寒流语气中的那种蔑视态度,剑眉一竖,嘿然笑道:“混了几年娱乐圈,这种做戏子工作的,肯定入不了大家的法眼了。”寒流见他说话直接,虽然态度狂妄了点,但也是条汉子,点头道:“都说戏子无情,我看你对惜雨却似乎很钟情。”

刘忠听寒流直接叫周惜雨为惜雨,他略微留意了一下周惜雨的神色,见周惜雨坐在那里似乎没在意,心里不禁有些嫉妒,大声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这白石市谁都知道,我刘忠追了惜雨几年,是绝对不会放弃对惜雨的追求的,绝不允许任何人将惜雨从我身边抢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