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6章 更进一步

baichi83Ctrl+D 收藏本站

宋玉卿正处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当口,却久久得不到滋润,身体不可避免会出现各种问题。

“小坏蛋,没大没小胡说八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宋玉卿娇羞难为情地生气嗔怪道,玉手还在李尽欢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可是她并没有推开李尽欢几乎压在她玉.体上的身躯,两个人的脸颊贴近,面对面地目光交接,她清晰地闻到他口鼻呼出的男人气息,闻到他身躯浓郁的男子汉的阳刚气息,熏得她心神迷醉,浑身酥软无力推开李尽欢已经顺势压在她玉.体上面的强壮身躯。

“宋姨怎么知道我没有象牙呢?”

李尽欢调笑道,欣赏着宋玉卿娇羞妩媚的动人模样,只见她体态丰满,充满成熟美.妇丰韵,很够女人味的酥.胸丰硕高耸,臀.部丰满浑圆,匀称修长的双腿,极其漂亮,真是美妙绝伦,腰肢纤细,高耸,背部高傲地挺直着,光洁平滑的肌肤上略施粉黛,相映生辉,璀灿夺目,肌肤似雪如玉,这哪里像一个将近四十的妇人啊,李尽欢欲火高涨,坏笑着顺势压在宋玉卿的玉.体上,亲吻住她白皙柔软的耳垂挑逗着,高高搭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撞摩擦着她柔软的。

“尽欢……啊……”

宋玉卿蛇一样地扭动着玉.体,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感受到李尽欢下面硬邦邦地顶住她的,几乎隔着睡衣就要顶进她的玉腿之间,耳垂的敏感被李尽欢亲吻得痒痒的难以忍耐,她扭动着头,樱桃小口有意无意地寻找着李尽欢的嘴唇,被李尽欢狂热地亲吻住,她起先还嘤咛着紧闭牙关强作矜持地不让他的舌头进入,被李尽欢娴熟地在她丰硕饱满的上使劲揉捏了一把,揉捏得她呻吟一声,贝齿已经被李尽欢的硕大舌头顺势突破,李尽欢勾引着宋玉卿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恣意吮吸着她唇舌上面的琼浆玉液,狂野而娴熟的吮吸,咬啮得她的舌根发疼,她使劲挣扎着勉强把他推开,急促喘息着娇嗔道,“小坏蛋……我是你宋姨啊……你咬死宋姨了……”

熟美贵妇宋玉卿却美目含春没有生气恼怒的意思。

李尽欢耍赖地搂抱住宋玉卿坏笑道:“我可不敢咬死宋姨,我只想把宋姨吃下肚去,我是癞蛤蟆,宋姨是白天鹅,我哪怕能够咬上一口天鹅肉,我也就心满意足称心如愿了,好宋姨,您就让我咬一口吧。”

“小坏蛋,快起来,色胆包天,连宋姨的豆腐都敢吃啊?”

宋玉卿美目含春地娇嗔道,却没有推开李尽欢的意思,反而用芊芊玉手去扭李尽欢的腮帮子,这样的动作无异于轻佻的挑逗,其实在宋玉卿的内心深处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办了,的确李尽欢的挑逗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诱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动作算是什么,也许在内心深处,既是有点渴望,同时也有点羞涩和胆怯吧。

李尽欢已经从宋玉卿的美目里面已经看出了一些信息,双手按住宋玉卿再次亲吻住她猩红的樱桃小口,以娴熟的湿吻唇舌交织津液横生缱绻缠绵瓦解着她的意志,禄山之爪狂野地抚摸揉捏着宋玉卿丰硕饱满的,另外一只色手径直分开了她的睡衣,直接覆盖上了她粉红半透明的三角包裹着的神秘丘谷,凸凹玲珑沟壑幽谷,尽在大手掌握之中。

宋玉卿本来已经开始迷醉在李尽欢的湿吻和抚摸揉搓当中了,但是被他色手按上玉腿之间,立刻羞怯惊恐地睁大美丽的眼睛,当然,这就是作为女人最为本能的反应,于是再次拼命挣扎着推开了李尽欢,芊芊玉手死死抓住他的色手从玉腿之间拽了出来,娇喘吁吁地哀求道:“尽欢……那样绝对不可以的……”

“为什么?好宋姨,您下面已经湿透了啊,您难道不喜欢我吗?”

李尽欢将湿润的手指放在嘴边亲吻一口,放荡不羁地微笑道,邪念已经完全占据着李尽欢的内心。

“好尽欢……宋姨很喜欢你……”

宋玉卿被李尽欢这个动作羞得粉面通红,娇羞妩媚地用芊芊玉手爱抚着李尽欢的脸颊温柔呢喃道,“可是我是你的宋姨还是你的老师,下面还有很多佣人,要是被人发现了宋姨可真的没有脸面活下去了啊。”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怎么会传出去呢?佣人没有宋姨的命令是不会随便上来的。好宋姨,我过几天就要回国了,这么多年的情深意切。我已经箭在弦上了,您就给我吧。”

李尽欢再次紧紧搂抱住宋玉卿丰腴柔软的玉.体,恨不得要霸王硬上弓,就地正法了她,但是他知道这样做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其实对于挑逗宋玉卿这样的,需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去揭开她内心深处的面纱。

“好尽欢,饶了宋姨吧。”

宋玉卿死死守护着最后的防线,羞怯可怜地苦苦哀求道。

李尽欢看着宋玉卿从以前的雍容华贵冷艳到刚才的娇羞妩媚再到现在的羞怯可怜甚至有些温婉可人,他的心里十分满足,越是不能轻易到手的东西越是珍贵,也就越有滋味和回味,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又不如偷不着,李尽欢搂抱着宋玉卿的玉.体不放,邪笑道:“强扭的瓜不甜,我现在不会难为宋姨的,不过,宋姨一步一步把我的火给点起来了,总要给我点甜头吃吧,给我泻泻火吧,我要宋姨请客。”

“好尽欢,请客好办,你说想吃什么,宋姨一定请你吃。宋姨亲自给你做也行。”

宋玉卿不知有诈,慌忙答应,毕竟能逃脱出来,也算是一件好事吧,请客吃饭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忙了一天,现在我想吃乳猪喝酸奶。”

李尽欢邪笑道。

“吃乳猪喝酸奶?”

宋玉卿纳闷着,虽然知道李尽欢不怀好意,一时之间没有反映过来,看见李尽欢色咪咪的眼神盯着她半裸的酥.胸,才恍然大悟地娇羞柔媚地啐骂娇嗔道,“小坏蛋,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

没有反对就是默许了。

宋玉卿在内心幽幽的想到,只要没有进入最后的步骤就行,反正李尽欢马上就要回国,要是现在不做点什么,以后说不定就没什么机会了。

李尽欢坏笑着慢慢撩开宋玉卿的红色的丝绸睡衣和黑色刺绣的高级,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雪白浑圆的双峰,双乳丰硕高耸,就像平原上的两座雪峰,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紫红色的樱桃,晶莹剔透,又像是两朵盛开的雪莲花,将圣洁的雪峰点缀的更加瑰丽,令人看直一双眼,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中间深深的沟壑被高耸的雪峰衬托的更加引人入胜;平坦的无一丝赘肉,更显得光洁如玉;娇小可爱的肚脐就像是洁白冰面上的一潭深泉,可见平时宋玉卿多么注重对于玉.体肌肤的护理和保养了。

宋玉卿羞涩紧张难为情地微微闭合上美目,李尽欢看见眼前这雪白柔嫩的娇躯,山峰和鲜红的葡萄,他笑着身体渐渐的向前靠去,慢慢的来到了那对雪白饱满的上面,仔细欣赏了一会儿后,低下头去张开嘴巴,含住了一座丰硕饱满山峰上的鲜红樱桃,放在嘴里用牙齿和舌头在里面不停研磨挑逗吮吸,酥.胸前传来的久违的美妙感觉使宋玉卿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同时那张性感而又红润嘴唇发出的醉人心弦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也渐渐的响亮起来,羞红的粉面满是羞意和舒服的表情。

听见宋玉卿那醉人心弦的娇喘声和嘤咛声,看见她那张羞红脸蛋上的表情,李尽欢笑着同时低头舔吻宋玉卿胸前那座雪白高耸的和山峰上的鲜红樱桃,在李尽欢不停的挑逗,舔吻之下,宋玉卿那颗被含在嘴里的鲜红樱桃渐渐的开始充血,变得坚硬起来,李尽欢松开嘴唇,向宋玉卿看去,见她此时紧闭双眼,粉面通红,娇喘吁吁娇羞妩媚的样子,胸前那对雪白饱满的山峰在她急促喘气呼吸下,一上一下不停的起伏着,看得李尽欢近乎狂野粗暴地咬啮着宋玉卿雪白丰满的和紫红樱桃的。

“疼啊……尽欢……轻点啊……”

宋玉卿娇喘吁吁地呻吟着,上传来的疼痛夹杂着阵阵快感使宋玉卿感到刺激不已,感到玉腿之间沟壑幽谷再次春水潺潺湿润了粉红半透明的三角。

舔吻了好一会儿,宋玉卿另一座山峰上的鲜红樱桃在李尽欢的吮吸咬啮之下也变得充血坚硬起来,同时感受到沟壑幽谷里不停流出来的潺潺春水,宋玉卿那张羞红的脸蛋顿时更加的通红,内心里无声呻吟着:真是羞死人了,李尽欢能感受到宋玉卿此时心中的那份强烈羞意,眼神中荡的笑意笑得更加荡起来,伸出舌头舔吻着宋玉卿那雪白丰硕的,同时两只魔手不停的在她那丰腴柔软的娇躯上抚摸揉搓,渐渐的李尽欢的魔手来到了宋玉卿修长浑圆的玉腿上,隔着薄薄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在那丰满浑圆的大腿上轻轻来回抚摸揉捏,感受大腿上带来的柔嫩弹性感。

“好宋姨,你下面又湿透了,就让我用唇舌把您送上吧。”

李尽欢亵地低声坏笑道,“宋姨好好享受吧。”

听见李尽欢的话,宋玉卿那张羞红的脸蛋顿时更加的通红,内心的娇羞和渴望使她无语地用那双雪白柔嫩的粉拳不停的捶打着李尽欢宽阔强壮的胸膛,看着宋玉卿心中的强烈羞意和婉娈,李尽欢笑着魔手开始隔着薄薄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和粉红半透明的三角在玉腿之间沟壑幽谷上不停的抚摸挑逗揉捏撩拨。

“尽欢……不要这样啊……”

伴随着玉腿之间传来的阵阵快感,宋玉卿粉拳的捶打渐渐变得软弱无力,呼吸渐渐的开始急促起来,同时醉人心弦的呻吟声开始无法压抑地从她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唇里发出,听的李尽欢刺激不已,眼神中荡的笑意笑得更加荡起来,听见宋玉卿那即使极力压抑也动听放浪的呻吟声,李尽欢心里大爽笑着继续往里隔着薄薄的丝袜舔吻熟宋玉卿大腿上的雪白柔嫩肌肤……

在李尽欢不停的舔吻之下,他的嘴唇和舌头渐渐的来到了宋玉卿丰满柔嫩的大腿内侧,此时李尽欢的头埋在宋玉卿的玉腿之间,欣赏饱餐着双腿间的秀色,那薄薄沾满了晶莹剔透春水的丝袜和,凸起的地方使得李尽欢脸上的荡笑容顿时笑的更加荡起来,看了一会儿后,李尽欢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在那薄薄的丝袜了起来,同时两只魔手从小腿上收回,来到了宋玉卿那雪白柔嫩的身躯上,在不停抚摸,揉捏之下,来到了雪白柔嫩的山峰脚下,随后一步一步的向山峰的上面迈步……

酥.胸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宋玉卿不由自主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羞红的脸蛋上满是渴望舒服的表情,十多年来都没有被男人这样的挑逗过,长期压制的现在一步一步被李尽欢挑起,那种对于的渴望是可想而知的,而且李尽欢还使用了那一团热气,热气神奇之处也许李尽欢都不能完全摸清楚,李尽欢只知道在触碰到女人的身子的时候,女人会产生一种对于冲动,而如果在女人的肌肤上面释放一些热量,女人的冲动会更加的大。

被无数民加持的千古禁书所产生的精华之气,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最强的催情圣物。

对于亲吻挑逗女人来说,是更加的容易,嘴吻一过,被亲吻的肌肤的热量会进入芳心深处,所以宋玉卿才会这么容易被李尽欢挑逗的欲火焚烧。

要知道约翰老头早已没能力满足一个女人,宋玉卿清心寡欲十多年,一般的挑逗对于她来说根本是起不到作用的,这些是多方面的因素,一是宋玉卿内心深处本来就对李尽欢有所喜欢,二就是李尽欢的那团热气起了作用了。

了一会儿那薄薄的丝袜,吸食了上面的晶莹剔透春水,李尽欢看着眼前这沾满晶莹剔透春水的粉红半透明的三角,那张英俊脸蛋上的荡笑容渐渐的笑的更加荡起来,欣赏着眼前这美妙的春色,然后李尽欢才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在那异常湿润的上舔吻起来,吸食着上面的晶莹剔透春水,同时用力不断的揉捏宋玉卿胸前那对雪白柔嫩的山峰,不停的挑逗山峰上的鲜红樱桃,两路大军的同时攻击揉弄得宋玉卿再次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这李尽欢的挑逗实在是太高超了,宋玉卿哪里又经历过这样的挑逗呢?

“尽欢……别……”

酥.胸上和玉腿之间传来的阵阵快感使宋玉卿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同时嘴里的荡声也叫的更加的响亮起来,股股晶莹剔透的春水在阵阵快感的刺激之下,从下面那张鲜红的泉眼里潺潺不断的向外涌出,过滤了粉红半透明的三角以后,被李尽欢吮吸进去,不得已的,也或许是本能的羞涩,才出口提醒,这可她的这种提醒哪里想是反抗,更多的只能激发眼前男人内心的那种狂野兽心。

了一会儿,宋玉卿那件已经异常湿润的,李尽欢收回了舌头,改用牙齿咬住宋玉卿玉腿之间粉红半透明的三角褪了下来,郁郁葱葱的芳草萋萋和鲜艳肥美的沟壑幽谷裸露在了李尽欢的视野中,那一张一合不停流淌出股股晶莹剔透春水的玲珑甬道深深的吸引住了李尽欢的目光,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宋玉卿当然感觉到了李尽欢用牙齿褪下了她双腿间的粉红半透明的三角,羞红的脸蛋上顿时更加的通红,内心不仅娇羞无限而且还有莫名的渴望和期冀,内心深处好一会儿李尽欢才回过神来,看着依然潺潺流淌出股股晶莹剔透春水的鲜红色玲珑甬道,眼神中亵的笑意笑得更加亵起来,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在宋玉卿那片漆黑的草原上舔吻了起来,同时一只魔手抚摸着那雪白柔嫩的大腿,感受大腿上带来的柔嫩快感,一只则依然放到宋玉卿雪白饱满的山峰上,抚摸揉捏,宋玉卿那座雪白饱满的山峰就这样在李尽欢揉捏之下不停的变化着各种形状,阵阵快感使宋玉卿那张性感而又红润嘴唇里的声叫的更加荡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了一会儿那片漆黑的草原,李尽欢的舌头渐渐来到了那口鲜红的沟壑幽谷玲珑甬道之上,居然还这么柔嫩娇艳,李尽欢在花瓣上面来回的了一会儿后,李尽欢硕大的舌头抵触在了甬道口上,随后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了宋玉卿娇艳柔嫩细腻的甬道里面……

“啊……尽欢……不要啊……那里好脏的……啊……”

宋玉卿剧烈地喘息着,大声呻吟着,没有想到李尽欢居然会用唇舌亲吻吮吸她的花瓣幽谷,那带来的极度舒适惬意还夹杂着阵阵快感使宋玉卿眉目含春媚眼如丝,股股晶莹剔透春水更加疯狂的从鲜红的幽谷甬道里面涌了出来,顺着舌头进入到了李尽欢的口中。

李尽欢硕大的舌头伸缩挺进,随后开始在两边的壁肉上来回的舔吻,感受宋玉卿那壁肉的柔嫩感,同时两只魔手都放在宋玉卿胸前那对雪白饱满的山峰上,不停的揉捏抚摸,使两座丰硕雪白的山峰在禄山之爪之中被揉捏的不断变化着各种形状。

“好尽欢……啊……不要这样折磨宋姨了……啊……”

酥.胸和幽谷甬道里带来的阵阵快感使宋玉卿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同时嘴里的荡声也叫的更加的响亮,雪白丰满的玉.体蛇一样的扭动,两条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着的玉腿紧紧夹住李尽欢的头,宋玉卿两只雪白柔嫩的芊芊玉手此时放到了玉腿之间,动情的娇喘吁吁地在李尽欢的头发上抚摸。

“啊……尽欢……”

在李尽欢不停的舔吻吮吸挑逗撩拨之下,带来的阵阵快感使得宋玉卿长长呻吟一声,胴体深处剧烈地抽搐着痉挛着终于了,股股乳白色的生命精华晶莹剔透的春水不断的从宋玉卿沟壑幽谷玲珑甬道里面喷出来。

李尽欢亲吻住宋玉卿猩红的樱桃小口,唇舌交接揉捏着她雪白丰硕饱满柔软的调笑道:“宋姨,舒服吗?”

“小坏蛋……你坏死了……”

宋玉卿没有想到在李尽欢的唇舌并用之下就攀上了久违的的高峰,神魂颠倒,心神迷醉,玉.体酥软无力地依偎在李尽欢的胸膛上媚眼如丝地娇嗔道,“说好只那样的……你偏偏得寸进尺要这样……你真是坏死了……”

“我说好吃宋姨的乳猪,喝宋姨的酸奶啊,我就是吃宋姨两个雪白肥美的乳猪,没有想到宋姨上面的酸奶不多了,下面却盛产这么多咸湿酸美的酸奶,”

李尽欢打定主意慢慢征服宋玉卿的身心,一边抚摸揉捏着她丰硕高耸的,一边词荤话地咬啮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低声调笑道,“宋姨说我坏,可您还没有品尝到我最坏的地方呢,保证能够让您飘飘欲仙。”

“尽欢,不要再观这样羞辱宋姨了,好吗?”

宋玉卿清晰感觉到李尽欢下面的庞然大物高高搭起帐篷硬邦邦地顶住她的摩擦着,害怕他再得寸进尺发动最后的总攻,芊芊玉手轻轻爱抚着李尽欢宽阔健壮的胸膛,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呢喃道,“好女婿,不要再逼迫宋姨了,让宋姨慢慢接受你,好吗?”

“约翰老头半截身体已经快入土了,宋姨为什么还要为他空守贞节独耐寂寞呢?”

李尽欢看着宋玉卿眼神之中的娇媚婉娈流露出近乎可怜哀求的女人脆弱一面,他此时不禁减少了急于求成的亵之意,更多的是对宋玉卿的依恋和对女性的关爱,搂抱着宋玉卿丰腴成熟性感曼妙的玉.体,温柔地说道。

宋玉卿满眼幽怨地叹息道:“宋姨人老珠黄了,早就认命了。这些年来早就没有去想那些事情了。”

“谁说宋姨人老珠黄了?我刚刚亲眼目睹亲口品尝过,宋姨仍然是珠圆玉润,而且芳草萋萋花瓣娇艳土壤肥沃春水潺潺,依然是参天大树植根栖息的风水宝地啊。”

李尽欢坏笑着探手到宋玉卿的玉腿之间,爱抚着她的芳草密林和沟壑幽谷,亵地调笑道,“好宋姨,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您独自忍耐孤独寂寞的,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疼爱宋姨的,让宋姨永远水灵灵的滋润润的精神焕发光彩照人。”

“小坏蛋,满嘴都是这些羞人的坏话。你都要回国逍遥快活了。还”宋玉卿听他又是芳草又是花瓣又是土壤又是春水的比喻羞得她粉面通红滚烫,眉目含春娇喘吁吁地呢喃道,“就最后一句还算是人话……好尽欢……有你这份孝心宋姨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不可以得寸进尺沉沦迷失越过雷池的……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琳琳了啊……尽欢……你的手……不要啊……”

宋玉卿虽然这样说话,可是玉.体却已经背叛了她的伦理道德束缚,两条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着的玉腿不由自主地慢慢分开,任凭李尽欢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宋姨现在知道什么叫上下其手了吧?”

李尽欢亵地调笑道。

“小坏蛋……不可以了……”

宋玉卿不愿意轻易屈服,她死死抓住李尽欢的色手从玉腿之间拽了出来,眉目含春地娇嗔道,“宋姨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什么叫得寸进尺什么叫狼子野心了。”

“呵呵,宋姨是引色狼入室,我是狼子色心啊。”

李尽欢笑着不依不饶地肆无忌惮地翻身压在宋玉卿雪白丰腴成熟性感的玉.体上面,庞然大物高高搭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住她玉腿之间的花瓣肆意研磨着调笑道,“我一定还要让宋姨知道什么叫势不可挡?什么叫势如破竹?什么叫势大力沉?什么叫仗势压人?什么叫强悍无比雄伟绝伦?什么叫双宿?什么叫并蒂莲连理枝?什么叫只羡鸳鸯不羡仙?好宋姨,感受到了我的庞大坚硬了吗?”

“尽欢……啊……”

宋玉卿虽然隔着裤子依然可以感受到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坚硬无比地顶住她的沟壑幽谷玲珑花瓣肆无忌惮研磨着,久违的男欢女爱的姿势和感觉,她双手不禁搂抱住他的虎背,两条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着的玉腿居然情不自禁地高举着缠绕住李尽欢的腰臀,甚至有一丝渴望着他能够完全释放出来,毫无隔阂地赤裸裸地进入她占有她征服她蹂躏她,她都无法拒绝,也不愿意拒绝了。

就在李尽欢和宋玉卿亲吻抚摸缱绻缠绵,暧昧禁忌的氛围越来越浓郁,刺激乱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眼睛和眼睛在对视在交流含情脉脉深情款款,李尽欢正要准备彻底脱去裤子完全释放出来直接彻底一丝不挂赤裸裸地进入宋玉卿占有宋玉卿征服宋玉卿,给宋玉卿最大的快乐和的时候,这时,楼下传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随之响起了敲门声。

还好小楼楼梯之间还有楼门隔着。

“夫人……夫人……”

听声音应该是专门伺候宋玉卿的佣人。

宋玉卿慌忙推开李尽欢强作镇定平静一下喘息对门外问道:“什么事啊?”

“夫人,老爷从美国打电话过来,让李先生来听电话。”

佣人回答到。

老约翰娶了一个中国太太,也十分热爱中国文化,日常生活当中也喜爱用中国的一些礼仪。

有些说中文的佣人就直接喊老约翰为老爷,喊宋玉卿为夫人。

“知道了,你先过去让老爷等一下,尽欢马上就会过去。”

宋玉卿含羞带怨地瞪了李尽欢一眼,有些心虚的抱怨了一下。

既有庆幸还好没有被尽欢突破到最后,又有些幽怨老头怎么这个关键时刻来电话了,今后要是想要来点实质性的交流,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此时李尽欢也有些回过神来了,不知道自己刚刚变得如此吟荡,肯定是那团热气搞的鬼。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只是按照刚才的势头发展下去,就在这栋小楼泳池旁边就把宋玉卿这位豪门贵妇给直接给办了,好像确实是快了那么一点。

老约翰的这个电话总算是把热火朝天的气氛给冷却了一下。

李尽欢依依不舍的从小楼里来到了老约翰的书房里。

越洋电话其实没什么新内容,就是刚刚宋玉卿已经给李尽欢说的那般,还有一封电子邮件。

老约翰想在大陆打开局面,总得弄份见面礼给当地官府也算是保护费的一种吧。

李尽欢今天拍下来的《春水堂金瓶梅插图本》老早就被老约翰盯上了,用来捐献给钱塘市博物馆也算是物尽其用,而李尽欢在钱塘又有一些关系,让李尽欢出面是最好的。

而且李尽欢刚好又在这几天准备回国,老约翰顺势就给了李尽欢一个黑石资本大中华区投资部副总裁的头衔。

二十六七岁的投资大佬在全球金融资本圈其实并不罕见,特别是在整个华人资本圈里,因为各种人所共知的关系,官二代们闷声发大财都会选择利用最隐秘的资本圈。

而富二代们,又不想重复自己上一代辛苦创业的经历,通过钱来生钱是最受欢迎的行业。

所以金融投资圈子在整个华人圈里是最神秘的,也是最能牵一发动全身的行业,无数金融大鳄,政坛高官后代隐匿其中,水深不见其底。

李尽欢自己的专业就是金融投资类,这么多年来也在这个圈子周围打转,又通过老约翰的黑石公司也粗略的了解了一些,所以老约翰给自己的这个职位也算得上是天作之合,只是李尽欢并不太想在受制于人。

不过在自己羽翼未丰之时,也不好随意在这个行业里面乱闯,利用黑石资本的资源来建立自己的基础也不失为一种方向。

李尽欢回想起以前有个留学前辈叫做侯氏龙涛的,因为中了一次就回国而混得风生水起美女如云的。

自己的基础比他可强多了,这些年给老约翰当拍手拿到的佣金累积也不多该有个七八百万美金,换算成RMB也有个将近五千万了。

更何况二叔公给自己还留了一大笔的遗产等着自己回去继承。

因为二叔公在浙东大学几十年间,就在附近置办了一些地产,那都是上世纪的事情了,就算是在西湖边上,价格也是相当便宜。

近千平米的地方,原先是二叔公给自己和一些老头朋友的晚年养老之地,这些人都故去之后,就闲置了下来,后来浙东大学因为合并搬迁等问题,这块靠近西湖边的黄金地块就被钱塘市绿城国际房地产公司给拍下了,准备建成整个钱塘最顶级的金融中心。

在寸土寸金的西湖边,二叔公居然高瞻远瞩居然有那么一块神地,按现在的市场价格计算,大概超过一亿五千万人民币。

李尽欢这次回国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这些年见过的亿万富豪也算不少了,但是自己一不小心也成为他们当中了一员,确实有些吓了一跳,虽然也想过,却没想到会这么快来到。

虽然还有许多手续,比如和政府的有关部门和绿城国际的相关手续没有办理,但这一切都基本没有障碍,只要自己回去全部流程走一遍就可以了,前些天和自己联系的绿城国际公司的小秘书已经跟自己确认了这一点。

再加上今天弄到这一本神奇的金瓶梅插图本,那一团神奇的热气团,李尽欢有理由相信大好江山等着自己去开创,无数美女少妇等着自己去开发。

金麟岂是池中物,人生得意须纵欢!

李尽欢对着天空哈哈傻笑不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