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厕所差点被人发现

baichi83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安全起见,李尽欢搂着萧文琴进入了一间单独的洗手间。

本来方才跳舞之时,萧文琴一颗芳心已被那热情如火的撩的再难自抑,现在又给李尽欢舌头侵入口中,熟练地挑逗着她正喷发的欲念,哪里抗拒得住那魔手的侵犯?

萧文琴的纤手一开始还勉能阻拦,但在李尽欢的手锲而不舍的努力下,很快他的手已破开了她纤手的抗拒,顺着萧文琴躁热的肌肤慢慢透入,一点一点地向她的香峰进发,在她娇躯诱人地轻扭之下,慢慢地攀山越岭起来。

一面享受着与李尽欢之间的口舌缠绵,一面轻挪娇躯,让自己的胴体与地上不再那般贴合,好让他的手愈来愈好动作,萧文琴不由得心跳加速,迷醉在男女之间那动人的情境里。

李尽欢的手所带来的感觉之佳,乃是萧文琴从来未曾尝试过的。

他的指头上也不知是带着火还是带着油,点戳揉弄之间,不住地令萧文琴体内欲火更炽,不知该说是火上加油,还是被他将火送入了体内,迷茫之间萧文琴只觉自己的胸前愈来愈涨、愈来愈热。

一对香峰似已被李尽欢弄的愈来愈挺、愈来愈大,扭动间摩擦时的感觉更为醉人,光只是娇躯轻抬,已无法让两人满足了,她迷乱地和他接吻,纤手柔弱地将娇躯撑起,愈撑愈高。

李尽欢的嘴温柔地吻上了萧文琴那烧的火热的嫩颊,伸舌轻轻一吸,只觉口下肌肤既火热烫人,又柔软鲜甜,还泛着一丝微不可闻的香气,滋味之美,当真令人魂销神荡,惹得他心中不由得大跳,竟是再抑不住自己了。

李尽欢的动作不由得渐渐大胆起来,不仅嘴儿慢慢地在萧文琴皙白玉润的嫩脸上头不住吻吸,慢慢地向下滑动,双手更是毫不停滞地拉下了萧文琴的吊带裙呆带。

在萧文琴不住轻扭、欲迎还拒的娇痴合作之下,她那雪凝也似的香肩雪肤,整个慢慢暴露在李尽欢的眼前了。

“啊……”

的一声轻吟,萧文琴闭起了眼,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为了要更深入、更精确地去感觉。

李尽欢那涵带着无比爱怜的唇舌,一点一寸地在萧文琴娇嫩的肌肤上头滑动着,从烧的红通通的脸蛋上头逐步下滑,又像很慢、又像飞快地点到了她的颈上、肩上。

萧文琴的肌肤也像是回应着李尽欢的动作一般,每当被他触着的当儿,被吻上的地方就似变为了敏感地带,光只是轻柔的一触而已,便有一股美妙的温热延烧而入,灼的她心中小鹿乱撞,不由自主地轻吟出声。

李尽欢的吻是那么温柔、那么火热,虽有些儿缓慢,却感觉得出来他心中满满的怜惜。

他的缓慢不是为了吊萧文琴的胃口,更不是为了压抑自身的冲动,纯粹只是不愿意放肆,担心一下吻得重了、一下亲的猛了,会伤到萧文琴那娇柔嫩滑,柔弱地有如花瓣般的香肌雪肤。

“哎……唔……”

突地一阵美妙的清凉感传上身来,萧文琴羞的浑身发烫,原本当她修长的颈项和雪凝似的香肩,被李尽欢的吻所俘获时,她已经浑身颤抖起来。

萧文琴像是在逗李尽欢一样,微闭秀目,秀面羞红,成熟丰腴、性感火辣的娇躯微微颤栗着,慢慢地把胸罩稍微的移开了一点,露出白嫩、光润的柔软大半乳胸。

而到了现在,李尽欢终于抵达了萧文琴另一个绝密的位置,在她被顶得高高的胸罩,顺着萧文琴泛汗的娇躯曲线滑落床沿的当儿,一双顿时清凉地跃出,犹如获得自由般地弹了几下。

“犹抱琵琶半遮面”这半遮半掩的美感剌激所产生的效果是使李尽欢更加迫切地期盼着萧文琴双乳的完全裸露,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把将那半遮掩着的、碍眼的胸罩拿开。

“噢,干姐姐,让小弟我看看你的胸怀有多博大吧!”

萧文琴撒娇般地扭动了一体,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撒娇声。

“你又不是人家的老公,你可是人家的干弟弟,怎么能看人家的胸呢!”

李尽欢趴在萧文琴身上,扭动着身子调笑道:“萧姐,我现在就是你的老公,干,姐姐!”

萧文琴羞红满面,微闭双眸,轻柔地说:“唉,小坏蛋,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算了,人家怕你了……你要看就看吧!”

说着萧文琴把胸罩从胸部移开,那一对丰满、坚挺、圆翘的如同一对白鸽“腾”地暴露在他面前。

白嫩、光润的尤物随着萧文琴轻微的喘息颤动着,小巧的嫩头如两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李尽欢微微抖动的手指摸上了萧文琴那一对白嫩、光润、丰腴、坚挺、圆翘的造化神物,如同触电般,一阵酥麻从指尖霎时传遍了全身。

萧文琴娇哼了一声,不安地扭摆了一身体。

李尽欢的双手触摸着萧文琴的造化神物,手指轻轻地按揉着:“太美了,萧姐姐,真是太美了,真的,我太喜欢了,宝贝。”

萧文琴轻声喘息着,娇媚地轻声细语说道:“,小坏蛋,轻点,轻点……不要弄痛人家……”

萧文琴丰腴、性感的身体扭动着,此时她已完全沉浸到愉悦的兴奋和快感之中。

就在这个关键的当口,门外居然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咦,刚才好像这个洗手间还可以用的,怎么现在就要检修了呢,明明刚才还看见阿琴进去了呢!”

“芳姐,肯定是看错了吧。我们去另一个洗手间吧。”

另一个妇人的声音接着又响了起来。

正在兴奋之中的萧文琴顿时有些清醒了一点,而李尽欢也把正在揉搓的双手停在了萧文琴的肉臀之上,等着这对妇人的离开。

李尽欢萧文琴正以为门外的两个妇人就会离开的时候,洗手间的门突然就开了。

“我不信我老花了,阿琴进去了没出来,不会掉进厕所里吧,我们还是进去看一下吧。”

很显然,刚才那个妇人并不想跟老字沾一点边。

听她的口气,好像还跟萧文琴很熟悉的样子。

透过洗手间的门缝,李尽欢看见两个三十左右的少妇翩然而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愈发清脆。

“阿琴,你在这里吗?阿琴?”

其中一个靓丽的少妇晃了一圈之后站在中间询问到。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萧文琴看了看李尽欢,伸出一根手指,嘘了一声,示意李尽欢别出声。

“额,芳……芳姐,阿如你们怎么来了,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萧文琴努力克制着自己敏感的身躯,不让自己发出颤声,无奈两人此刻接触的太过亲密,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发出一丝异响,被她们发现。

要是这样,就糗大了,要被她们给笑死了,居然跟情人还是自己的干弟弟在洗手间里就情不自禁了。

“我就说嘛,阿琴就是进来了。阿琴你没事吧!”

芳姐舒了一口气之后,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萧文琴现在不敢多说话,低声道:“我马,马上就好了。”

萧文琴被李尽欢半搂着,扭动的纤细腰肢使她俏嫩富有弹性的美臀不停的在他下面摩擦,长筒丝袜与大腿根的交接处的腿肌细腻而富有弹性,触手柔滑,使人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李尽欢看着怀中肉感丰腴的美.妇,现在两人胸腹相贴,她白晰微瘦的两腮因娇羞而抹上了艳红。

李尽欢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下看起来更加的刺激无比。

李尽欢落在萧文琴美臀的大手撩起了萧文琴的裙摆,隔着一层薄纱般的性感厮磨,那感觉就像触电一样,令她呻吟出声,俏臀不由自主的向前摆动。

瞅准一个空挡,李尽欢轻轻扭腰往上一顶,正顶在萧文琴大腿最深处。

被偷袭的萧文琴一个不小心,原本紧闭的双唇终于忍不住泄了一声:“啊!”

好在呻吟声并不大,而且很短,但也足够引起还在补妆的两位少妇。芳姐有些当心的问道:“阿琴,你真的没事么!”

“没,没事,芳姐你们出去玩吧,我马上就出去。”

萧文琴双手用力的捏着李尽欢的后背以示惩罚。

李尽欢更加无比兴奋,一挺一挺的挺的更加欢快,隔着薄薄的西裤都能感受到萧文琴已经很湿了。

萧文琴实在忍受不了了,双手猛地抽回一下子就捏住了李尽欢的命根子,不让他在继续坐坏,要是再继续下去,自己就忍不住要叫了!

这时李尽欢趁机凑到她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

听了李尽欢的话,萧文琴俏脸通红,瞪大清澈美丽的眸子,看着他半张着樱桃小嘴,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可爱的小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

李尽欢看到干姐姐不听话,他伸手在她的丰隆挺翘的美臀揉搓的更加起劲,双腿之间的刺激瞬间高涨。

萧文琴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闭着眼睛,不敢看李尽欢让她心慌意乱的脸庞,犹豫了一下,将霞飞双颊,娇羞不已的俏脸凑到他双腿间,笨拙的解开皮带,拉开拉链。

李尽欢吞了口唾沫,身体都有些发颤。

萧文琴将李尽欢的底裤轻轻褪至膝盖处,在她的“解放”下,李尽欢的风流物终于是显山露水了。

她看了看李尽欢,当一碰触到对方那燃烧着炽热火焰的眼神时,萧文琴立刻低下头,轻启朱唇,一口含住了男人那话儿。

萧文琴乖巧而轻柔地吸含着嘴内之物,用舌尖轻轻地点着撩着李尽欢,另一只手则轻轻抚着“兄弟”的附属两物。

太舒服,太爽了!

李尽欢用手轻轻抚着萧文琴的嫩脸、耳朵、秀发,用心感受着气质动人的干姐姐那呵气如兰的樱桃小嘴对自己特定部位乖巧服侍的征服感。

萧文琴慢慢地抬起头仰视起李尽欢来,感觉在期待着什么,那种言而欲止的感觉,让他更加心动澎湃。

不过幅度却不敢太大,门外的两位少妇还在补妆之中。

看着油光水亮的浑身上下满是美丽妇人的玉液香津,在萧文琴的性感红唇间进进出出,来来回回着,李尽欢暗叫过瘾。

过了好一会儿,外面的声音终于彻底消失,大概酒会也进入阶段,所有人都在享受着悉尼纸醉金迷的夜晚。

李尽欢的并没有在干姐姐萧文琴销魂的下缴械投降,反而更加金刚怒目,这个时候,一听门外已经没有动静,李尽欢呵呵一笑,从萧文琴的口中退出,双手搂住细腰,轻轻一赚,就让萧文琴脸朝着小门,背对着李尽欢。

萧文琴满面羞红,小嘴“嗯嗯呜呜”她全身酥软,被李尽欢身体散发的刚阳气息熏的柔软无力,全身发麻,只能顺从的接受他所做的一切。

李尽欢抱紧了萧文琴的美腿,长筒丝袜与根的交接处,她的腿肌细腻而富有弹性,触手柔滑,使人心跳加速。

萧文琴的两腮因娇羞而抹上了艳红,美艳极了。

她脸红气喘,只剩下轻微的挣扎,轻甩着头部。

萧文琴贴在李尽欢颈侧如凝脂般的脸颊有点烫烫的,她微张的柔嫩小嘴吐着热呼呼的气息,闻在鼻中让李尽欢血行加速,他本能的抵紧了她雪白娇嫩的股沟。

李尽欢这时再也按耐不住,空出的那手立刻用力扯开了她如绳般的布条,用力往前一顶,“滋”地一声,狠狠萧文琴的。

“啊啊……轻点……啊……”

萧文琴咬着牙关嘶嘶地吐着气,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姣好的脸蛋赤红如火,雪白圆润的臀部想往后顶迎合李尽欢,但鉴于这是在卫生间里,又害羞矜持,一时不知所措,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但是伴随强烈的快感,使萧文琴穿着细高跟鞋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抽筋似的不停颤抖着,要不是李尽欢两手抱住她的美臀,只怕她当场就要软倒在滑溜溜的大理石地上。

这个女厕随时会有人来,李尽欢要加紧点,万一被人撞见,连可丢大了。

想到这里,李尽欢开始加快速度……

啊!好大啊!如果不是自己的水够多,只怕都有被捅破破的可能。

啊!连头皮又发麻了,怎么又要来了?

萧文琴无法抗拒这全身的感觉,呻吟着:“哦哼……尽欢,快一点,有人会来的……”

李尽欢轻轻扳过萧文琴,发现她表情迷醉,微向上挑的高傲俏目中泛着盈盈水光,已经到达了极点。

“嗯……我尽量……”

李尽欢抱紧她弹性十足的俏臀,撞击得发出“啪”和“噗哧噗哧噗哧”的声音,交织成一篇的乐章。

“舒不舒服?”

李尽欢贴在萧文琴耳边问。

“嗯哼……何止舒服,简直棒极了。”

萧文琴无比满足的赞叹。

李尽欢再大力,与萧文琴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一点缝隙都没有。

“有多棒?”

“到九霄云天之外,比神仙都要快活。”

萧文琴已经彻底胡乱了,她粗重地呻吟一声,梅开二度了。

李尽欢被她热烫的烫得又麻又痒,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烈的射出,灌满了萧文琴的和,她舒服得全身抖动,接着又泻出一波热呼呼的,与李尽欢射出的溶合在一起。

“啊啊……你射得好多……烫得我好舒服……”

李尽欢欲待分开,萧文琴突然伸手向后抓住李尽欢的腰部,不让他们紧密结合的身体分开。

“不要动!我好酥!你舒不舒服?”

萧文琴边说边向后挺着俏臀与李尽欢的耻骨厮磨着。

“嗯,舒服,姐姐你今天表现真是太棒了。”

李尽欢才开口说话,萧文琴已经仰起上身,把脸转过来,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李尽欢的嘴,同时将灵巧的柔舌伸入李尽欢口中绞动,一股股玉液香津由她口中灌入了他嘴里。

他也含住萧文琴柔嫩的舌尖,两舌交缠,与她香甘的津液交流,彼此享受着过后的余韵。

走道上又传来高跟鞋声,好像是有人过来了。

卫生间里的激情逐渐冷却,萧文琴离开与李尽欢紧密接合的柔唇。

由于李尽欢的手还抱扶着萧文琴圆润美的俏臀,她轻微的扭了一下臀部,示意他。

李尽欢逗弄着用手在萧文琴白嫩滑腻的臀部轻轻捏了一下,她低垂的臻首微抬,两颊羞红地瞪了他一眼。

“尽欢,够了,再下去就被人发现了!”

萧文琴有点吃不消了,只能埋怨一下李尽欢的荒唐。

萧文琴低头转身迅速的拉上了她的白色透明,匆忙的将掀在她细致的柳腰上的裙子扯下,轻轻抚平。

仔细梳洗了一番,把一切可以洗掉的东西全部清除,只是满脸春情荡意不是一时之间就能消散的,还好可以用醉酒来掩饰。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的走出了洗手间,还好附近都没有人,顺利的回到了座位上。

“萧姐姐,你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也超级好,看见你,我就忍不住冲动起来……”

“你说这些干什么?姐姐都快人老珠黄了,没人要了。”

萧文琴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怎么会!没人要我要啊!明天或者后天我就回国了,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也能回国呢?”

想到自己马上就回国,刚刚深入交流过的干姐姐却不能一同回去,就让李尽欢很是忧桑。

“现在还不是时候。”

萧文琴歪着脑袋略带歉意的望着李尽欢。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自己的小纠结,虽然李尽欢和萧文琴已经坦诚相对过了,不过认识的时间确实还不够长,彻底了解,完全敞开心扉还需要时间。

李尽欢相当的理解萧文琴,于是又请了萧文琴进入舞池,只是轻轻柔柔的温馨的跳了一支慢舞,尽量的享受之后互相温暖的时刻。

只是萧文琴成熟迷人,尤其着一双充满弹性和力道的大白嫩腿,如果把她全身脱得精光,压在床上大干特干,她那双匀称细白的美腿紧紧的盘在自己的腰间,那滋味一定很棒。

如今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李尽欢抓紧仅剩的时间来和萧文琴慢慢的温存,对于一个成熟少妇而言,需要经过耐性的打磨,才会彻底与你相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