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011符咒接骨

水里游鱼Ctrl+D 收藏本站

茅山祖师走后江帆,就开始修炼茅山点穴手,这茅山点穴手真是太霸道了,有定身点穴,还有三日死穴、七日死穴、爆裂死穴等等,无论是人鬼神魔,只要被点中,难以逃脱。

直道鸡鸣天亮,江帆才停止修炼,站起身来,开始练习茅山拳法,这是江帆每天必做的功课。

茅山拳法十分独特,练拳既是练气,练气也是练拳,拳打卧牛之地,时而慢如抽丝,时而快如闪电。

一个小时后,江帆练习完毕,洗脸漱口,此时已经是早晨七点多钟了,是该吃早餐的时候了。

进入食堂,买了两个包子和馒头,江帆坐在餐桌前吃的时候,看到李寒烟走了进来。

李寒烟穿一件黑色的短袖上衣,花边大翻领,衣服绷得紧紧的,饱满的胸脯呼之欲出,下身穿一条黑色七分牛仔裤,雪白的小腿,显得十分耀眼。

李寒烟走路的姿势十分好看,两脚走的是三点一线,是标准的职业模特步伐,臀部随着脚步摆动,如同风摆荷叶,婀娜多姿。

“我靠!李寒烟真是天生的尤物,只是人太冷艳了点。”江帆自言自语道。

李寒烟进入食堂,立刻引起食堂里男人和女人的注目,女人是羡慕和嫉妒的眼光,男人是望眼欲穿的眼神。

李寒烟买了一个馒头在距离江帆不远处坐了下来,她并没有发现江帆一直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江帆立即端着饭盒,走到了李寒烟的餐桌前,坐了下来。

“美女,不介意我坐下来吃饭吧。”江帆笑嘻嘻道。

李寒烟见是江帆,眉头微皱,冷冷道:“就算我介意,对于某些无赖来说有用吗?”

李寒烟低头咬着馒头,一副不愿意理睬的样子。江帆闻到了李寒烟身上散发一种奇怪的香味,那种香味让人感觉十分舒畅。

“你身上很香啊,那是什么香味?”江帆微笑道。

“没想到你不但眼睛风流,鼻子也风流!”李寒烟冷冷道。

“呵呵,你今天打打扮很得体,你的出现把所有人的眼球都吸引过来了!”江帆笑道。

“哦,谢谢!也包括那些色狼的眼球吗?”李寒烟冷冷道。

“呵呵,对,包括我这个色狼在内,不过我与他们不同。”江帆微笑道。

“哼,蛇鼠一窝,会有什么不同!”李寒烟冷冷道。

“我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只看表面,我看里面。”江帆微笑道。

李寒烟抬起头,疑惑地望着江帆。

“你那条粉红色的文胸很漂亮,还有那天半透明的粉红色内裤很性感!”江帆悄声道。

李寒烟立刻愣住了,美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紧张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偷窥我?”

江帆装着很神秘的样子道:“哦,我可是正经人,怎么会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呢?至于是怎么知道的暂时保密!”

说完后,江帆立即离开餐桌,大步朝餐厅门口走去,李寒烟本想再说话,但江帆已经走出了餐厅。

出了餐厅,江帆感到心情很舒畅,总算让冷艳美女李寒烟尴尬了一次,不用说,以李寒烟的性格,她肯定会来找自己问个明白。

此时医院门口传来救护车的声音,紧接传来哭泣的声音,“急救科那里出了什么事了?”江帆立刻朝医院急救科跑去。

从救护车上抬下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满脸的血,右腿血肉模糊,人已经昏迷。

哭泣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中年男子,医生和护士们抬着小女孩进入急救室,一阵忙乱,又是消毒,又是输液,最后急救科的主任张明才神色严肃地走了出来。

“谁是小女孩的家长!”

“我们是,孩子怎么了,危险吗?”中年男子道。

“我们初步检查,孩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的右腿粉碎性骨折太严重,无法接骨,只有锯掉。”张明才道。

“什么,要锯腿,不行,我孩子是跳舞蹈的,如果锯掉了腿,那还不是要了她的命!医生,求求您,救救她吧!”中年妇女哭泣道。

“这个,我深表同情,腿骨粉碎实在太严重了,我实在无能为力,如果不锯掉,感染的话,孩子有生命危险。”张明才为难道。

“我可怜的孩子啊,那个司机在那里我要他赔小英的腿!”中年妇女冲了出去,中年男子立刻赶上去拉住了中年妇女。

“先救小英的性命要紧,司机早已跑了,你到哪里去找他!”中年男子愤怒道。

“医生,请您再想想办法吧,救救孩子吧,腿对她很重要,她还要参加这次的全国舞蹈比赛!求求您了,我给你下跪了!”

中年男子跪了下来,张明才急忙拉着他,满头大汗道:“这个,这个,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时间不多了,再不锯腿,她将有生命危险!”

“不,不要锯腿,医生求求您了!”中年妇女嚎啕大哭起来,夫妻两人抱在一起。

“张主任,让我来给孩子接骨吧。”江帆走到张主任面前。

张主任认识江帆,他也听说过江帆这两天的神奇医术,但还是半信半疑。

“江医生,那孩子的腿骨是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以目前的以目前的医疗技术,是不可能接骨的!”张主任道。

“我有把握接骨。”江帆信心十足道。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孩子!”小女孩子的父母拉着江帆的衣服,充满了期望。

“你们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她一定可以参加全国的比赛!”江帆微笑道。

江帆随着张主任进了急救室,小女孩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江帆看了小女孩的伤情,小腿部凹了下去,骨头都露了出来,整条小腿完全被压扁,有几根骨头刺穿了肌肉,露出尖尖的骨刺。

“根据拍摄的片子显示,她整个胫骨和腓骨完全粉碎成数十块,且是开放性骨折,根本无法接骨,就算勉强接骨也会因无法生长而坏死。”张主任道。

江帆微笑道:“没关系,我有把握把她的骨头接好,让她不留下任何后遗症。”

张主任惊讶地望着江帆,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随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意思是你来吧。

给读者的话:

新书大家多多支持,收藏\砸砖\投票\谢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