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2章 出森林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跟随着蟒蛇到了峡谷,发现蟒蛇没有骗自己,聂北稍微放松了些,却对怎么过这峡谷懊恼,因为这峡谷怎么看都超过一百米,往谷底一望,漆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可想有多深,聂北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即使他在飞机上跳过唯一一次伞。

断峡谷对面能看到一条宽大的道路,在青绿绿的映衬下十分明显,只是聂北也知道望山跑死马这一俗语,那条道路虽然站在现在的位置上能看得清楚,可离这峡谷好歹也有三两公里那么远,过了峡谷还得跑个两三公里才能站到道路上,而且那道路很明显的是泥路,车辆想来不会多,到时候还得等,想起来就郁闷。

“喂,这峡谷怎么过呀?”

聂北本来想到滑翔机的,或许有那东西他就能过,可是聂北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除了树枝树叶之外,拿什么来弄滑翔机?至于攀爬嘛……想想就好,别行动。

“我从来没到过那边去,我也不知道怎么过。”

蟒蛇回答着。

“顶你个肺!”

聂北低声骂了一句,“那你带我到这里是看风景的?”

“属下不敢!只是这森林本身就被这峡谷围断开来,哪个方向都存在这断峡谷,所以……”

“难道我就真的只能呆在这里做你那什么鬼蛇主不成?日!”

蟒蛇吐着蛇信子瞪着蛇眼望着聂北,仿佛在说:这有什么不好吗?

聂北觉得那鬼森林就够可恶了,一身野外知识在它面前根本行不通,却不想这断峡谷也是这般,人在神秘莫测的大自然力量面前是如此的渺小。

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变野人不成?聂北望了一眼那盘着圆油油滑溜溜的身子吐着蛇信子望着自己的蟒蛇,聂北在心里暗暗发誓:滚都要滚出这鬼地方,再也不跟着恶心的家伙呆下去。

“蛇主,要不然属下带你到一个洞穴呆一会,就在附近不远,在那里想办法总比在这里干着急好,怎么样?”

蟒蛇传达着自己的意思。

“带路!”

聂北稍微平服一下自己浮躁的心,既然都在这鬼森林里做‘野人’做了好几天了,也不在乎这一天半点的时间。

洞穴,在聂北的思维里,无非就是一个入口而里面漆黑的空间而已,但蟒蛇带他到的这个洞穴却让他楞住了,入口是一个,这没错,而且入口到洞内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直深而下,一般人根本不敢进来,但聂北敢,反正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放开了。洞里面却不是漆黑的,而是亮堂堂,而且这些光是五颜六色的,斑斓璀璨,让人有如入梦境仙界之感。

聂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四下一扫,诧异非常,以为自己进入到了玻璃厂,周围竟然都是些晶莹的固态物体,而散落在周围的石头却不是一般的石头,竟然是些会发光的石头,都很大块,大块到没用推土机谁都别想撼动到它,这些石头发出来的光照射四周,然后四周的玻璃状固体又反射、折射这些光,于是五颜六色斑斓璀璨的空间就这么诡异的产生了,实在不可思议。

让聂北觉得更加奇怪的是,这洞内竟然会有一条小河慢流而过,水清澈见底。而这洞内的空间又十分的大,足足超过一个标准足球场。

聂北好奇的左摸摸右敲敲,特别对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头感兴趣,聂北想能不能把一小块给敲下来,却发现自己是白想了。见宝石而不能动的感觉让聂北很憋劲。

“这洞怎么形成的?”

聂北好奇的问蟒蛇。

“属下也不知道,我出生它就存在了。”

“那你出生多少年了?”

聂北很好奇,这蟒蛇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妖怪。

“这些……属下不懂。”

“……”

聂北忽然觉得自己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呃,是对蛇弹琴。

聂北经过新鲜再经过好奇然后没了新鲜感失去了好奇,便也没了兴致,颓废的坐在光洁的地上,在想怎么出这鬼地方。

“快给我想想办法,要不然砍了你脑袋。”

聂北一筹莫展,忍不住拿蟒蛇出气。

“属下正在想,正在想。”

“你在这里这么久了,难道没看到过别的动物呀又或许人呀怎么过这峡谷么?”

聂北想了想还是问道,蛇脑袋不见得开窍,靠它还不如靠自己。

蟒蛇晃了晃它那怎么看就怎么怪的蛇头,忽然它张开它那腥盘大口,咻咻的怪叫着。

聂北心不由得一紧,蟒蛇有敌意?聂北飞快的拔出匕首握在手上,怒吼:“你怪叫什么,是不是想叫同类来吃吞我?”

聂北说着就要拿匕首刺去。

蟒蛇忙闭上腥盘大口,给聂北传达自己的意思:“蛇主误会属下了,是属下一时想到了办法,欢喜之下才……”

“办法?”

聂北听到办法比听到什么都好,去势也收住了,匕首也讪讪的插回去了,“什么办法,快说。”

“属下刚才已经把信号发出去了,森林里的蛇类会集体集合到这边,然后众多蛇盘缠住这边上的撑天大树,一直搭接过去,就好象桥一样,这样蛇主就能过去了。”

“这样也行!”

“应该行,我们蛇类身体的韧性都很好,只要撑天大树能承受得起不翻根而倒就行。我们缠一片大树应该没问题。只是……”

“呃?别吊我胃口,开说。”

“只是我想跟随蛇主你一起出去。”

“这个……”

说实在的,聂北虽然心里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蛇主这个现实,但他无法接受这么一条恶心的蟒蛇跟着,看着它那圆滑滑幽幽斑斑的身体,聂北总是不寒而栗。

“属下其实是想跟随蛇主身边效力而已。”

聂北蹙着眉头,问道,“那以前那死红蛇有没有要你跟着?”

蟒蛇摇了摇头。

“那你喜欢这里的环境还是喜欢陌生的环境?”

“喜欢这里。”

蟒蛇想都不用想就回答。

“不就得了,那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可没钱养你。”

这样的蟒蛇,不吃斋的,吃肉的话那得多少钱买肉呀?聂北在心里坚决的摇头了。

蟒蛇没悲没喜,只是一直吐着它那长长开叉的蛇信子,静静的看着聂北,聂北忽然觉得它有点可爱,不过,也就是忽然一下而已。

一人一蛇在这洞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洞外忽然一阵一阵的咻咻声,时间越长声音越大,慢慢的开始变得嘈杂起来,在跟着就嗡嗡声,蟒蛇似乎没有提示性的动作,只是盘在那里仿佛死蛇一般,聂北微微转醒。聂北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好几个钟了。

聂北不管蟒蛇,自己一个人出洞,站在洞口处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望眼所及处,或爬或动或挂在树上或盘在地上,全部都是蛇,仿佛铺叠在地上一般,什么蛇都有,特别是那五步蛇最多,这些蛇似乎能感应到聂北的出现一般,齐唰唰的向聂北望来,蛇口处蛇信子幽幽的吐着,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聂北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好在这些蛇似乎很安分,只是望着聂北吐着信子像蟒蛇刚才那样咻咻怪叫几声而已。聂北能读懂它们的信息,竟然是对自己问好,聂北微微愕然,但更多是是难以置信,因为蟒蛇说的竟然是真的,只要是蛇类,聂北都能读懂它们的信息,而他们似乎也能理解聂北的话。

第二天的早上,周围的蛇仿佛减少了很多,甚至有些地方的根本没再看到蛇的踪影,聂北大感奇怪,待蟒蛇和他再一次到峡谷的时候他惊呆了,只见经过昨晚的搭接,成千上万条的蛇纠缠着峡谷边上的大树,蛇缠蛇再缠树,然后蛇再缠蛇,硬是缠向对面的峡谷。

已经缠了一大半距离,依然有源源不断的蛇爬过‘蛇半桥’然后纠缠在一起,点点滴滴的向对面缩短距离。聂北看着既感动又震撼,整个人呆呆的,昨晚就幻想着这景象会是怎么样的,现在亲眼看到,无比的震撼。

这些蛇一直累积纠缠延伸,这头快承受不这整体重量的时候就会有蛇纠缠加粗‘蛇桥’粗度,然后坚定不移的延伸到对面去,再缠绕着对面的树木,大概一直到中午的时候这‘蛇桥’才顺利搭成,于是,聂北看到了从自己这边宽粗都超过十米的‘桥体’向对面慢慢延伸慢慢缩小,对面那边的大小应该也就仅是聂北身体那粗而已,可那也需要用多少的蛇纠缠才能完成呀?

走在这‘蛇桥’上,聂北心反而十分的平静,他知道,缠绕在‘桥心’里的蛇绝对没活的,憋死,可是……聂北竟然被这些蛇给感动了,有种无言欲泣的感觉。

正走过峡谷中的时候,狂风起,呼啸欲切人,站在蛇堆上,聂北有种站不稳的感觉,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给缠住了,跟着聂北呼叫一声倒下,正以为自己会掉进无低深渊时,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自己的身体被这些蛇缠绕上来了,再大的风也无法把他吹掉,接着聂北经历了今生最难忘的一次经历:这些蛇蠕动着身体,在呼啸的狂风中把聂北在蛇堆上翻滚着,一直向对面翻滚挪移过去……

聂北直感觉到阵阵的蛇腥恶臭,再感触到蛇身那种滑溜冰冷的感觉,聂北虽然感激这些蛇,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还是让聂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迷迷糊糊的被它们翻滚到对面才回过神来。

只见‘蛇桥’开始拆‘桥’,小的这边活着的蛇慢慢的脱开缠绕的树木,一批一批的撤退,那些包缠绕在中心憋死的蛇在失去外层活蛇的包囊后纷纷掉落到无底的深渊里,无声无息,犹如秋天的落叶。纠缠得慢,撤退得快,‘蛇桥’里的蛇死掉大部分,彻底撤回森林那一边的时候众蛇对着聂北咻咻怪叫。

“保重!”

聂北千言万语只化成这两个字。

终于过来了,出了那鬼地方,可是有这种鬼地方的世界又会是什么世界呢?聂北不知道,但他知道不管这是什么世界,只要找到有人的地方便能知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