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3章 娇羞美熟妇(1)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刚才蛇堆里过来,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件衣服已经不适合再穿了,烂就不说了,关键是臭,腥臭,十分恶心的味道,聂北把伴随了自己成十天没洗过一次的军装脱掉,身上只剩下一件底叉,和手里拿着把军用匕首。聂北知道,这是冬天无疑,可只穿一件底叉的他竟然感觉不到冷,这让聂北诧异的同时也大概的猜到这是那红蛇咬了自己的原因。

聂北一直向道路那边走去,到了道路上或等车经过搭顺风车,或顺着路走,总能找到有人的地方。

聂北经过河边的时候跳进去洗干净身上的味道,再把底叉扭干然后穿上,接着上路,三两公里的路程在心境大宽的聂北脚下是不经走的,在离道路还有三四百米的时候,聂北忽然一个警觉,闪身贴着树木,静静细听,只听到一阵仿佛布料碰触的沙沙声,离自己不远,在这样的野外,经历了这么多怪异事情的聂北不敢轻易的以为那是人在活动,即使是人在活动聂北也得小心谨慎,再说了,他还不知道对面沙沙声之后又安静下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北凭着军人的警觉和灵巧慢慢的向刚才判断的位置潜进,周围茂密的树木草丛帮聂北帮。

聂北小心翼翼的潜到最密的那堆草丛外,匕首在握,小心谨慎的伸出左手拨开一丝草丛,往草丛深出望去……

只见一个体态丰盈腴满的妇人,如云高发盘束成一个堕马鬓,横插一根玉白色的发簪,几许金丝步摇缀在发簪末尾,巍巍颤颤的;额前坠下几镂黑发,甚甚遮挡住半边光亮的额头,其上一点斜插着镂金丝空的华胜头饰,把那仿佛摇摇欲坠的如云秀发固定在脑儿侧,美不胜收。

一张高贵秀丽的瓜子脸看去平静似水,眉心有一颗美人痣,点缀起来更显圣洁,一双似水瞳眸顾盼间荡人心魂,直秀秀的鼻子下是一张带着丝丝笑意的红润小嘴,而,让人恨不得跑上去亲上一口,配合整张脸看去,柔媚又不失淡雅,宜喜似嗔间尽显风情万种。

更让人血气上涌的是身材丰腴修长,上身一件粉红色窄袖短衣外套着一件纯棉白色对襟长袖小褙子,高高耸起,只把纯白色棉质长袖小褙子撑得隆隆的,一道弧线犹如半圆。一件白色纱质宽袖的披风犹如羽毛一般轻挂在她那柔软的肩膀上,顺着身体那道迷人的曲线下垂。纤细的腰间一条淡淡碧绿色腰带紧束,把她那迷人的身段勾勒得犹如妖精般勾魂。

最让聂北受不了的是她现在正弯下腰撩起腰部以下的罗裙往腰带处别,她那对优美且庞大乳房的在她弯腰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荡漾着聂北心中的那团火。

这时候只见那绝美贵妇人把穿在的那条白色褒裤幽雅的退下,露出浑圆修长的白嫩大腿,两根部那块的黑色森林都露了出来,只看得聂北双眼瞪直口水直流,整个人呆呆如,心中的火却越烧越旺,胯下的小兄弟以看得见的速度奋起,只撑得仅剩的那条底叉犹如个蒙古包,仿佛就要扎穿了,聂北感觉到膨胀欲裂,十分难受,身上的热度犹如被红色咬的当天那么热,一双眼开始慢慢赤红,配合着他手上的那把匕首,他整个人仿佛择人而噬一般,楞是吓人。

绝美的贵妇人怡然未知,只见她轻轻退下自己的贴身褒裤后慢慢的蹲下去,却是正面对着聂北,‘山丘’中间那条‘峡谷’因为蹲下来的原因微微分开,露出其间的嫩红,那颗葡萄犹如一个毒丸,侵蚀着聂北仅剩不多的那点理智。

咝咝响声传来,却见绝美贵妇人蹲下后一道晶莹泛白的水从‘峡谷’中喷射出来,打在地上犹如打在聂北的心坎上,这‘水’熄不灭聂北小腹那团火,反而让聂北越加的高涨,只见聂北那张帅气的脸已经开始涨红,呼吸微微有加速的趋势。

绝美贵妇人方便完后轻轻呼了口气,却不急着站起身来,而是伸出那嫩百的柔荑到腰间,取下一张秀着花的手帕,然后轻轻的拭擦着周遍的些许水迹,再用手帕拭擦花朵口,只见她轻轻一擦,却是忍不住轻吟一声。

她那一声轻吟,犹如黄鹂清叫,消魂蚀骨,聂北仅有的那点道德和法律的束缚瞬间断裂,犹如发情的公牛一般拔开草丛冲上去……

聂北一动,绝美贵妇人便惊醒过来,本能的轻呼一声:“什么人?”

她两手抓起褒裤迅速的站起身来,可这时候聂北已经到了她身前,在她还未来得及看清到底什么人的时候聂北两手一抄一带一搂,“啊……”

绝美贵妇人轻呼声中,聂北把她那香风阵阵肉欲的身子紧紧的抱住,冲势太块收不住,或许说是无意收住,顺势倒下,直把绝美的贵妇人压在草地上,聂北结实的身躯紧紧的贴压着,享受着那份舒适消魂。

绝色美妇人见是个英俊却光着身子的男子压在自己身上,要命的是自己因为刚刚方便完还未来得及提上褒裤,一丝不着,而男子那雄性标志却硬邦邦的顶在自己羞人的地方,绝色美妇人既羞赧又愤怒,推攘着聂北庞大结实的身躯,可怎么推都推不开,聂北左手颤抖着向绝色美妇人那座高耸的乳房抓去,抓上去,那份柔软温润的感觉让聂北觉得身上的热度会消退些须许,聂北不由得用力揉捏起来。

“啊……”

绝色美妇人的乳房被聂北这么一抓一捏,浑身臊热羞愤,还有点发软用不上力,她压制着自己的声线愤斥道:“淫贼,快放手。”

聂北见她不敢声张大呼喊叫,顿时更加放肆,左手揉捏着她那柔软滑嫩温润的乳房,右手袭向她双腿根部的花田部位,聂北袭失败,只见绝色美妇人死死的夹住自己那双嫩白的大腿,发现聂北的企图后惊慌失措的抓住聂北的右手,怎么都不让聂北得逞。

“快住手……喔……再放肆我就喊人了。”

绝色美妇人色厉内荏的喝斥着聂北,却忍不住被聂北揉得呻吟出声,她又羞又怒,却发现自己身体人男子的肆虐辱之下竟然起了反应,在他的揉捏下上面的樱桃慢慢变硬,绝色美妇人羞得无地自容,可她一只嫩手再怎么用力也无法拉开男子那只肆虐揉捏的手,只见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泪水在那双明媚的眼睛里打转,显得十分的柔弱可怜。

聂北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她的警告,见她娇艳的红唇吐气如兰十分,忍不住凑上嘴去就要亲,绝色美妇人把玉面一偏,错开了聂北凑上来的大嘴,几番尝试不得一亲芳泽,聂北急得浑身臊热,抽出双手扳住绝她的玉面,快速的附上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