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4章 娇羞美熟妇(2)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呜、呜、呜……”

绝色美妇人头不能摆,嘴又被聂北吻上,只能发出阵阵的哀呼。

聂北的舌头在她绝色美妇人紧咬的牙缝处悠转顶钻,却怎么都进不了她的香津潺潺的口腔里,聂北抽出一只手来,狠狠的向她那高耸柔软弹性十足而又温润的山峰抓去,用力一捏……

“唔……”

绝色美妇人忍不住在喉咙间吟呼一声。

聂北顺势把舌头溜进她那香津潺潺的嘴内,灵巧是舌头追逐着她的柔软,逮住纠缠着。

聂北双手已经离悄悄离开了她的脸,一只爬山一只摸水,只是摸水的那只紧紧的被绝色美妇人抓住不放,聂北几番努力还是不行,惟有先抽回来双手揉搓着她那双高耸柔润的山峰。

两面进攻让绝色美夫人双额如火烧红云,一双贤惠慈柔的眸子紧紧的闭着,喘息越来越沉重,玉雕般的鼻子发出阵阵的鼻音,“唔、呜、唔、呜……”

在聂北霸道而不舍的纠缠下,她觉得自己的嘴麻了,心也麻了,更要命的是身体也开始麻了,用不上力,原本激烈挣扎扭动的身体这时候也慢慢的停了下来,软绵绵的躺在草地上任聂北施为,只是最后的禁地她依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死死的护住、夹紧。

一段超长时间的湿吻和用力的揉搓,绝色美妇人眼色已经开始迷离,身体底处的早已经被激发出来,只是传统的道德观念让她一直苦苦支撑着,她迷糊间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少去,直到上身感觉到一阵阵凉意时才惊醒过来,自己被脱光了,绝色美妇人又羞又怕,可是身体发软,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在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哀鸣:“呜……呜……啊……”

聂北松一个长吻结束,绝色美妇人起伏,娇呼呼的喘着粗气,脸色如潮,鬓发散乱,眼睫毛一阵一阵的颤抖着,显示出她内心的惊慌和紧张,“求求你放了我,呜……”

绝色美妇人两行清泪在绝望中流了下来。即使她身体产生了本能的反应,有了肉欲的,可是她是个传统的女人,丈夫好几年不能人事了,整日沉醉在书法上,但她一直克守妇道,却想不到在这里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猥亵,随时失去比生命还重要的清白,她如何不急?虽然坚强,但始终是女人,反抗也是如此的薄弱无力,一急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聂北丧失的理智在女人的哭声中恢复了些,揉捏着绝色美妇人那两只柔软不失弹性滑腻又温润的山峰的双手也停了下来,聂北脑袋似乎还有点迟钝,视线聚焦在被自己压在身体下态丰腴的绝色美妇人身上,正确点说应该是聚焦她那双高耸的山峰上,只见自己两手无法完全把握得住,露出的部位能明显的看到丝丝的青筋,那是静脉血管,聂北双眼那赤色依然没退,他无法消退,只有发泄,可是这时候他的理智恢复了些,内心在挣扎着……

绝色美妇人见聂北停下来了,心不由得一宽,觉得这男子还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睁开那双似水的眸子,这时候她才仔细的看清楚聂北的脸,一张英俊的脸,那双微微赤红的眼睛……那头短发……绝色美妇人只觉得这男子一张脸英俊,但其他都显露着怪异,而且这时候他还……绝色美妇人那娇柔的身体不敢乱挣扎,她怕打破男子的心态,她知道对方好象在做内心挣扎,而是柔声说道,“你、你放开我,我不会怪你的,您只是一时冲动做错了事,只要你放了阿姨,阿姨不会怪你的,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她发现聂北年纪不大,所以尽量以长辈的语气柔声和聂北说,聂北抬头望了一眼她那张倾城倾国的容颜,聂北本能的摇了摇头,声音带着沙哑,“不,我要你!”

绝色美妇人挣扎了一下,却被聂北搂压得更紧,她不由得急声劝道,“你只是一时忍不住而已,阿姨大你这么多,你怎么可以……唔、不、不要、唔……”

聂北不管不顾,再一次吻上她那樱桃小嘴,舌头伸进去逮住她的柔软纠缠在一块,一双大手比刚才还用力揉捏着她那玉碗般的山峰。

聂北疯狂、灼热、忘情,他需要发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但是这一刻他就是能控制也不想控制,如此,他只想狠狠的放纵一次,会有什么后果他没想。

聂北热吻狂揉,火热的嘴唇从她那樱桃般的嘴到她粉脸、再吻过她的耳垂、再到脖子、最后含住那能看到几条青筋的玉女峰,所过之处留下了他的湿润的口水,糜烂而诱惑。

“呜……喔……唔……”

绝色美妇人娇呻一声,只觉得自己的被一个湿润温暖的嘴在,阵阵的酥麻传上心头,绝色美妇人从挣扎到呻吟,再到阵阵酥麻,然后迷离迷糊,泪水却是一直顺着她那洁白的脸颊流到草地上,娇音连连,似泣似吟。

聂北趁她迷糊间左右悄然向下,伸入她根部,大手抚上了她那水湿湿的肥美肥沃的花田。

迷糊间的绝色美妇人惊醒过来,猛睁开眼,似水缭绕的眸子哀求的看着聂北,仿佛求聂北别侵犯她最后的圣地。

可聂北不管,见她那的红唇近在眼前,便狠狠的再一次吻住她,不给她有出声的机会,那只涉水的左手伸出中指探入到身下的体内。

“唔……不要,你的手……呜呜……快拿出来……”

随着聂北的手指在她体内抽动挖磨,她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栗,嘴被聂北吻得死死的,舌头被聂北吸到嘴里纠缠不放,手指抽动越来越快,当聂北伸出食指用指甲轻轻刮弄她花心里那颗肉豆的时候她身子忽然一僵,继而体内涌出一股热乎乎的水来,竟然是高潮了。

绝色美妇人羞得浑身臊热,根本不能出半点声,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贼弄至高潮,这让传统坚贞的她如何不臊。

但不管怎么说,来临时那份消魂的感觉还是很美好的,那感觉让她迷失,浑然不知自己所在。

趁绝色美妇人神游之际,聂北单手轻轻悄悄的脱下自己仅有的那条底叉,放出胯下的巨物,粗长粗长的,青筋暴出,狰狞恐怖,仿佛能蛰穿一切。

聂北慢慢柔柔悄悄的用双手分开绝身下那双美腿,身体压下到中间,这回她就是想夹回来都不行了。聂北单手握住自己粗长的庞然大物抵到身下的花田大门上,上下的磨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