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5章 娇羞美熟妇(3)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迷糊间的绝色美妇人察觉到火热的异物抵触到她最后圣地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忙挣扎扭动,急得那眼泪横飞而出,“别、别进去、求求你了,不可以、不可以进去的、呜……”

聂北这时候已经猛的一挺,庞然大物沾着滑腻的花露顺利的冲了进去,只感觉到自己冲进了一个紧紧压迫的火热空间里,顿时感觉到一阵消魂,爽得差点射了出来。

“啊……”

绝色美妇人惨呼一声,头猛的向后昂去,姣好的上身用力的弓起,一双嫩白的腿绷得直直的,肌肉突突直跳,那十只可爱的脚丫子使尽全力的收回来,仿佛抽筋一般。只见她银牙紧咬下唇,两眼微翻,仿佛昏死过去一般,显然,聂北那庞然大物突然闯进她花田让她十分不适应,十分的难受,俨然胸膛里的氧气被他从下面冲撞出来了,缺氧!

聂北不敢乱动。

“哧呼、痛死我了,呜……”

好一会儿绝色美妇人才喘回过气,绷直的腿软了下来,身子也支撑不住躺回到地上,脸上挂满了泪水,闭着颤动的眼睛阵阵的抽泣。

“你怎么可以……呜……你毁了我的清白,淫贼……啊、唔……”

绝色美妇人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呻吟声。

这时候聂北已经开始发力冲撞她肥美的花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聂北身上的热度,让聂北舒适快意。

聂北双手扳住她丰润不失苗条的腰部,发力猛撞,势大力沉,次次插到底,啪啪啪,阵阵的相撞声,直撞得身下的浑身摇晃颤抖,犹如大海里的孤舟,不胜风雨。

“啊……求、求……轻、轻点、啊……求、求你了……呜……”

聂北每插一下都会双手发力把她那娇柔柔水润的身体往自己这边拉,然后自己胯下庞然大物再猛撞入,如此一来,身下的再也压制不了自己的呻吟声,娇滴滴柔腻腻的呻吟阵阵传入聂北的耳朵里,犹如天籁之音,激发着聂北体内的,烧得聂北满两通红,甚至比身下的还要红上一点,双眼发赤,这时候他心里只剩下呐喊的声音:发泄!发泄!发泄!

“啊……痛、痛死、我、我……喔……太、太深……求、求你……别……别、别往上挑、挑啊……哎哟……”

绝色美妇人玉颜如三月的桃花一般,而两颊泪痕湿湿双眼泪珠犹挂的模样又仿佛是带雨的梨花,楚楚可怜,凄婉荡魂,迷离的双眼偶尔会睁开来瞄一眼辛苦耕耘的聂北,继而又羞恨欲绝的闭上。

耳边听着熟妇人哀呻娇吟聂北欲火烧得更旺,抓起身下的那两只白生生的大腿压到她的乳房上,让她那花田更加突出,更加狭窄紧逼,聂北顺势斜抽直插,犹如打桩一般,势沉力大,记记到底,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此时呻吟声就似吟似泣,哀哀糯糯的,又娇滴滴。头却在聂北每一次撞击下狂摆,欺霜赛雪的肌肉突突直跳,就好象此时她的心跳一般。

聂北着肥美的花田,一阵阵快感传来,让他喘声越来越急越来越沉。

聂北又一记重插,噗嗤一声,继而是绝色熟美妇人一声颇为高尖的哀呼:“啊……”

她高潮再一次来临,这次比聂北用手指效劳的那次更为激烈,她身子一阵僵硬之后便是阵阵的颤抖,一双玉手死死的扣住聂北的双肩,那双丰盈修长的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盘住了聂北的腰,死死的夹紧,只见她小腹弓挺而起,死死的抵住聂北的胯下,仿佛不让两人有半点的空隙,她花心喷射出一股热潮。

“喔……”

在这股热潮的冲击下,聂北舒服得差点就泄了。

聂北舒服的趴在绝色熟美妇人那柔软丰腴的身体上感受着泡在她体内的那份快感,大概半分钟之后,绝色熟美妇人从中回过味来,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缠上了这个了自己的淫贼,她羞愧得无地自容。

聂北揉捏一下的玉女峰,再用没发泄出来的庞然大物狠狠的蛰一下,邪魅的问道:“舒不舒服呀阿姨?”

“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聂北上下一揉一蛰不由得发出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但对聂北的话她当作没听到,只是一想到自己四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给他夺走了,顿时悲从心来,那眼泪又开始溢了出来,哽咽着,谁看到了都会起怜悯之心。

可是聂北这时候绝对不会,因为他现在还很难受,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见绝色熟美妇人后身子更软了,犹如水早造的一般,潮红的身子泛着肉欲的光彩,聂北开始疯狂的拉动着身体,又开始向身内深出闯荡。

“啊……你、你、喔……”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熟妇人在聂北新一论的冲撞下再一次呻吟开来。

在这绿绿翠翠的草丛遮掩下,一个似哭似呻的女人和一个喘气如牛的男人耸动着,纠缠着,绝色熟美妇人已经迷失在阵阵的快感中,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该欢喜还是该羞恨,这一刻她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又要来了……

绝色熟美妇人这迷迷糊糊间似乎感觉到了淫贼动作的加快,喘声更沉,力度更大,他也要来了……迷迷糊糊的熟美妇人恍然惊醒,淫贼要爆发了……自己虽然四十出头了,可是花田依然肥沃,经过几番风雨的湿润灌溉,又让贼那丑陋的东西耕耘劳作,此时又正是危险期,肥沃的花田要是被撒下种子便很可能扎根发芽,这……不可以让他射进去,不可以……

聂北这时候可不会想其他,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阵阵的快感在冲刺中产生,然后传达到大脑,小腹会聚着这些日子积累的弹药,今天就要一泄千里,他挺动得越加的卖力。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又惊又怕,身体剧烈的扭动,双手也开始用力推攘着聂北结实的胸膛,身体挪动着要往后退,聂北哪会给她退呢?只见聂北双手死死的扳住她的屁股不给她逃脱,的庞然大物依然有力的耕耘着。

绝色熟美夫人急都眼泪都渗了出来,“别、喔……别射、射到……到我里、里面啊……”

聂北置若未闻,再用力的获取最后的快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