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6章 娇羞美熟妇(4)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求、求你……求你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聂北冲撞得断断续续的声音赫然而止,她直感觉到聂北最后一撞几乎把她撞穿,紧接着她再感觉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在自己身体的底部微微跳动几下,接着就是一股股的生命热流喷到花心里,紧张害怕的她被聂北射出的岩浆烫得浑身一颤,再一次高潮了。

“喔……”

聂北足足射了成十秒,才浑身泛力的趴倒在绝涩熟美妇人那温润滑腻的乳房胸脯上,粗声大喘。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澈,浑身也不再热得烫人。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欲哭无泪,失去清白的羞耻和对聂北播到她体内的种子忧虑忡忡。她嘤嘤咛咛的抽泣着,愤怒的把聂北身体推开,聂北舒服完了当然不会再固定她,让她翻了身,聂北坐到边上。

“淫贼,你毁我清白,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呜……”

绝色熟美妇人不急着穿上衣服,而是蹲在草地伸手去挖着她那被聂北肆虐得的红肿花园圣地,她只是把聂北射到她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可是她知道,男人作恶的东西太长太大,已经穿插到子宫里面去了,在里面射的,想让那些随时能发芽的罪恶种子流出来是没多大可能了。

聂北射得她里面满满的,她这么一挖,倒是有不少乳白色的胶状物流出她那肥美水润的花田,然后顺着大腿滑流而下,滴落在草地上,看到这么一副糜烂犯罪的画面,聂北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绝色美妇人依然在扣挖着,却没发现眼睛本已经清明的聂北再一次微微泛赤,待她发现的时候聂北已经挺着粗壮的庞然大物站在她身后了。

她颤声道,“你、你还想怎么样?”

她想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依然是无力反抗的弱者!

聂北略微沙哑的声音道,“我还想射多些给你!”

“啊……我不要,哎哟……你……唔……呜……”

绝色熟美妇人还未来得及多挣扎,便被聂北从粉背上一推,她慌急之下双手忙撑地,却没想到这样便露出了浑圆白嫩的屁股,一副等待郎君从后入的姿势,她还未反应过来,聂北已经挺身再一次占有了她肥美的身体。

这一次聂北持续得很久,从温火细雨到狂暴肆虐,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就仿佛飘零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的小舟,几番潮起潮落,风来雨去,已经忘记了这个姿势所带来的屈辱感了,剩下的只是本能的迎合和忘情的抵挡。

聂北持久力十足,也只有她这样熟美的妇人才能勉强承受得起,她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又要来,哀吟一声身体再一次绷紧抽搐,阵阵潮水从花田里涌喷而出,极度的快感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聂北深在熟美妇人身体里的庞然大物几度被热潮袭击,再也无法忍住那份酸麻欲仙的快感,再一次在绝色熟美妇人的蓝田里喷射……

被射了第一次,再射第二次,绝色熟美夫人已经不再挣扎了,反而任命的去享受那份生命的热流带给自己的快感,在聂北喷射时她再一度高潮了……

两人事后无力的交叠在地上喘息,聂北温情的抚摩着绝色美熟妇人白嫩滑腻的冰肌玉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而绝色熟美妇人此时竟然有些享受聂北这种温情的动作,一时间有些羞赧和自责。

好一会儿绝色熟美妇人才低声抽泣着推开聂北。

聂北也没过多的动作,反而在思考怎么善了这事,虽然刚才很爽很消魂,可他知道,这做了万恶之首的事,法律容不下他的。怎么办呢?杀人灭口?这个聂北做不出来,刚才正在自己身下婉转啼鸣哀声呻吟的绝色美人儿,他怎么下得了手?再说了,杀人能了事?

自己跑,跑出中国?怎么跑?

毫无头绪的聂北忽然怨恨死那条红蛇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定力这么差,做了这么一件‘爱做的事’,全是因为红蛇的原因,它的血在自己体内发挥作用了,特别的强,不愧是淫蛇。聂北虽然恨死那条淫蛇了,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吃了它了,算是报仇了。

而这时候绝色熟美妇人已经柔柔弱弱的穿回了衣服,可是她的鬓发已经散乱,娇颜依然带泪痕,面色潮红未退,一副不堪风雨的样子,十分凄婉。

“杀千刀的淫贼,我、我要送你去官府,我……呜……”

说着说着她嘤嘤凄凄的哭了起来,想来清白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可聂北忽然的出现又狠心的夺走了她的清白。

官府?聂北这时候才开始注意绝色熟美妇人的衣着,标准的古代妇女打扮,难道……

聂北嘿嘿直笑,“送我去官府?安我个什么罪名呢娘子?难道说我XX了你?那样的话估计谁都知道我们的事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一时气话而已,听到大片的人知道今天的事,她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却是争辩道,“淫贼,我不是你的娘子你别乱叫。”

聂北有很大把握肯定自己是回到了古代,或许这在没遇到红蛇、蟒蛇这些事情前,回到古代这样的事聂北打死都不信,可自从在那鬼森林里走动后,遇到的怪事多了,现在多这么一件也不惊讶了。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夫妻该做的事了喔,这样一来我不叫子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聂北奸诈的套她的话。

“戴……”

绝色熟美妇人反应还不算慢,“哼!淫贼,你会有报应的。”

绝色熟美妇人身体已经接受了聂北,可传统的心依然无法原谅聂北对她所做的事。

绝色熟美妇人扭头就走,她很想再大哭一场,可是她依然欲哭无泪了。

聂北故意喊声道,“嗳,戴娘子等等我呀。”

只见原本走路就腿发软的绝色熟美妇人听聂北辱了自己还想纠缠下去,顿时慌得提起罗裙就走。

聂北看着优美的身影走路有点怪异的跑远,不由得有点不舍,又有点轻松,因为他猜想这里是古代了,那么自己这次应该能揭过去了。

聂北随后再出到道理边上的时候,只看到远方扬起的尘土和越行越远的马车,聂北知道,那里面有刚才让自己消魂的女人,在古代这种交通不发达通信更是落后的环境下,一走便是杳无音信,一别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事在这种环境下司空见惯,时刻上演,自己和她还会有见面的机会么?

聂北怅然若失,他很怀念她的身体,她娇滴滴的呻吟声,还有那张恬静贤淑又淡雅的玉颜。

因为,她是聂北第一个女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