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9章 温婉可人的母女花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喔对了巧巧,现在是什么朝代?”

聂北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回到了哪个朝代。

宋巧巧回眸瞄了一眼聂北,看来她是想不到聂北会问这么浅显的问题,都不假思索便脆声道,“现在是大赵朝,赵武王武力一统四方,到现在,建国还不到百年时间,现在是承德十七年,过没今晚到明天就是承德十八年,聂大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聂北讪讪然,何止是不知道呀,简直是一头雾水,什么大赵呀?还一统了,在聂北的脑海里怎么搜索都搜索不到一统有个叫大赵的一统中国的王朝。

聂北接着问道,“那你知道开国皇帝也就是你所说的赵武王的名讳么?”

宋巧巧见左右没人,便不怕直呼皇帝的名讳,“赵武王的名字叫赵本山呀!”

聂北差点把整车柴推进右边的河里,赵本山?不知道这赵武王是不是也会来两段子相声呢?

宋巧巧见聂北一副怪异的神色,不由得俏生生的问道,“怎么啦聂大哥?有什么不对么?”

“喔没事没事,继续赶路。”

聂北虽然愕然于‘赵本山’他老人家的名字竟然如此NB,连大赵的开国皇帝都跟他枪,但聂北还是从宋巧巧的话里对比得出,这所谓的大赵并非历史书所记载的那些照顾历朝历代,看来这古代也有古怪,并非聂北记忆里的那些朝代。

“那巧巧,你跟我说一下大赵现在的大概情况……”

天慢慢暗了下来,聂北帮宋巧巧推着满载着柴薪的单轮车转了几户人家后柴已经全部交了出去,换回几个轻得不能再轻的铜钱,这就是生活。

经一路来宋巧巧的解说,聂北也大概的了解到了这大赵朝的基本情况,大赵建国皇帝赵武王文治武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大赵在他一手掌控下迅速崛起,之后赵武王四处征战,成功一统中原,传到现在四十多岁的皇帝赵志手里已经是第三代了,也就是说赵志是赵武王的孙子,大赵朝从诞生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七八十年的风风雨雨,现在整个大赵繁华平和,少有战争。当然,大赵这所谓的繁华在聂北这个现代人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而聂北和宋巧巧现在所在的上官县就是大赵帝国灵郡下属的一个县城。而宋巧巧的家在城郊外不远,她和母亲方秀宁生活在一起,再没其他人,母女俩以卖豆腐维生,有空闲的时候偶尔会打柴送到城内卖给大户人家赚些生活费。

“聂大哥你又是从是地方的人,怎么会到上官县来,打算去哪?”

宋巧巧还是好奇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聂北随口的编了个谎,瞎掰道,“我从小就和位老人住在森林里,老人死了之后我就孤身一个人走出森林,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里,漂泊无依,走到哪是哪,哪都是我的家。”

“那你今晚……”

宋巧巧大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聂北。心里对聂北可怜的身世万分同情,和聂北说话的时候,声音越发的柔了。

“蹲街头。”

“要不……”

宋巧巧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你可以暂时到我家住一晚。”

“可以吗?”

聂北犹豫着说道,心里却一百个肯了。要不然今晚他去哪睡?他可不想像在那鬼森林里一样睡树木又或许睡泥地。

“我家只有我和我母亲两个人住,收拾一下的话还能住得下一个人的,聂不嫌弃的话随我回去暂时住宿一晚。”

宋巧巧一想到自己带一个陌生的男子回家让自己的母亲见到,顿时觉得很难为情,可是她也不忍丢下救过她一命还热心帮她那么多的聂北在接头路边露宿整晚。

聂北推着单轮车在宋巧巧的带路下出了城,回到一间泥草搭结而成的房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泥草搭结而成的房屋不大,但有个篱笆围起来的院子,里面栽了些蔬菜之类的,还看到圈养了几只鸡,母鸡,想来是下蛋的,但此时冻得像几个冻肉鸡多点,嗯,戴毛的。

聂北透过篱笆借着泥草房门射出的丝丝灯光,看到一个穿着朴素的妇女依着门框在眺望着,或许说是守望着,聂北想,这大概就是宋采采口中的母亲方秀宁。门边左右一对大红对联映衬下,犹如一个盼夫的新娘子。

“娘!我回来了。”

宋巧巧脆声甜腻腻的呼唤一声,接着就巧手打开篱笆院子的门,先聂北一步走了进去。

“巧巧,你总算回来了,这么晚才回,让为娘替你担心。”

方秀宁轻声嗔怪。

方秀宁虽然是在嗔怪,但是她那声音很细很温柔,见女儿回来便走上前握住她女儿宋巧巧的手。

“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那些大户人家架子大着呢,总得等些时间才处理些事儿,这一磨蹭也就这么晚了,让娘你担心了。”

自懂事起就和母亲、姐姐住在一起,后来姐姐嫁人了,也就剩下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是自己的全部。

“咦,单轮车你忘记带回来了么?”

宋巧巧这时候脸不由一红,瞄了一眼母亲,羞涩的说道,“娘,已经带回来了,只是还在院子外,而且……”

宋巧巧咬了下嘴唇,泼出去的说道,“而且女儿还带了个人回来,他正在外面,要不是他我可能就不能再见到母亲你了。”

这时候聂北知道自己该出来了,省得宋巧巧羞怯不知所措。聂北推着单轮车走进院子里,随手把单轮车斜放下,然后走到方秀宁的跟前问好,“晚辈聂北见过方阿姨。”

古代的话语方式还是让聂北有点别扭,但随乡入俗,聂北也只能慢慢去适应。

聂北借着泥草房内射出来的灯光偷偷打量着方秀宁,一张慈祥秀丽的脸,和宋巧巧有几分相似,只是她的脸型长一些有点像瓜子脸,而且她的脸比宋巧巧的更白一些,如流云般的黑发规则的盘在头上,用一张明黄色的头巾包扎着,再顺带着撇回脑后,几篓发鬓顺着耳边垂到高耸的玉女峰上;此时多半觉得没有外人会来访走动,所以她上身内穿一件绯色窄袖紧身短衣,几个纽扣自短短的领襟开始斜着向右肩膀以下一点的位置别着,却被巍巍颤颤的玉女峰撑得隆隆高耸,纽扣缝接处无法合密,聂北能看到方秀宁体内那件红色的贴身小肚兜。

再外面套着一件碎花白的厚棉袄,遮挡寒冷用的。身下却只穿一件微微发黄的厚棉褒裤,很有居家的味道。她整个身段看起来属于型的,上挺下翘,圆润温婉,一副贤妻良母的形象。

和宋巧巧在那里一站,一大一小,温婉可人,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聂北感觉身体有点热,好在还不至于控制不住。心里却大叹:好一对温婉可人的母女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