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0章 干娘方秀宁

水塞牙Ctrl+D 收藏本站

方秀宁显然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会带个陌生男子回来,而且自己又只是穿些居家服饰,这如何能见外人?她看到聂北打量的眼光在身上扫,她脸不由得臊热起来。

待看到聂北其实很年轻,也就是成二十岁而已,想到他比自己的大女儿还要小很多,她心平静了很多,脸色也自然,淡淡的微笑着,“天气冻,都进屋去。”

她嗔怪的剜了一眼她女儿宋巧巧,意思就是你不应该这么晚带个陌生男子回家,寡妇门前是非多,到时候惹非议。

宋巧巧羞怯的低下头,俏脸越发的红润,只是天黑了,昏暗间别人看不到。

“给方阿姨你添麻烦了。”

方秀宁无妨一笑,把聂北请进屋内,“寒舍简陋,让公子你见笑了。”

聂北目光随意一扫,屋内其实不算简陋,反而是杂物塞得满满的,但收拾得十分整齐,空间就显得小了,一张方方陈旧的桌子,旁边三张椅子,其中有一张似乎很久没动过,摆到桌子底下了。桌子三碟小菜两碗饭剩在那里,依然冒着热气。

这应该就是大厅了,简陋狭窄,但还整齐,很有生活的味道。

大厅一侧有两个房间,但都是没门的,只是用一块旧色的麻布遮掩而已,十分简单随意,想来她们母女两的生活很艰辛,一些必然的生活品都异常欠缺。

方秀宁手脚麻利的收拾一个位置,冲桌子边上搬过一张椅子摆下,请聂北坐下,宋巧巧却端来了一杯开水,“聂大哥喝点水。”

“谢谢!”

这时候方秀宁对宋巧巧打个眼色示意一下,然后她就自个儿撩开最内的一个房间的门布,走了进去。宋巧巧歉意的看了一眼聂北,随后跟着她母亲进了那房间。聂北虽然年纪不大,但不笨,自然知道自己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男子到一个寡母孤女家,必然会增添她们的麻烦,她们对陌生人也总会有所顾忌,这时候方秀宁多半是叫女儿进去问自己的情况了。

不多时,母女两人莹莹而出,方秀宁恬静的出声说道,“聂公子要是不嫌弃粗茶淡饭就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尔后我再给给你安排个睡的地方,可好?”

聂北盯着方秀宁和宋巧巧两张带点相似却又各有风情的脸蛋,真诚的笑道,“方阿姨叫我聂北或许小聂、小北都可以,千万别叫我公子。”

方秀宁见聂北真诚的笑容她忽然感觉到很亲切,双眼不由得露出了些些的慈祥,望着聂北就仿佛望着自己的儿子一般,她本身有个儿子的,可是那年儿子和丈夫一起患病死去,所以她才会被婆家的人以不祥女人克夫之名赶出了家门,那时候她带着大女儿和才出生还未断奶的小女儿宋巧巧流落街头,苦苦维生,这一刻见到聂北真诚的笑容,激起了他母性的温柔,还有对儿子的那份记忆。

“叫你北儿好吗?”

方秀宁慈性的声音温温轻轻的,仿佛对自己的儿子说话一般。

“没问题!方阿姨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只要你能开心我无所谓。”

聂北当然没问题,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方秀宁忽然间性情改变那么多,刚才还对陌生人带有发自本能的警惕,这时候却温声细语,十分疑惑,但聂北知道,自己身无分文,被人怎么叫都无所谓。

方秀宁听到聂北说可以时双眼不由得一亮,喜上眉梢,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淡淡甜甜的,却是最易醉人。

“巧巧你和北儿先坐,我去洗多个筷碗。”

说完她就走了出去,厨房是在外面单独搭个矮泥草房做成的,而厨房边上有一个没墙的搭棚,四跟大桩子撑上,上面覆盖茅草当作遮风挡雨之用,下面装有一个磨台,旁边放有不少农家工具,有两三个剩东西用的箩筐。

她麻利的洗了一双筷子和一这一碗回到餐桌上,再给聂北剩上饭。

她双手递给聂北的时候聂北忙站起来接过,“谢谢!”

聂北碰触到她的双手,忍不住摸了一下,很滑嫩,竟然没因操劳工多而粗糙,十分难得。

方秀宁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神色自然的坐在那里,似乎刚才那一摸是意外发生而不是故意的,方秀宁暗自责怪自己多心胡思乱想。

三人三碟菜,其中一碟是豆腐,还有一碟便是青菜,另外一蝶是瘦多肥少的猪肉(古代肥肉贵瘦肉便)三个人吃两个人的饭量,自然都不饱,特别是聂北,一个男人的饭量必然很大,又饿了那么久,这顿饭虽然方秀宁和宋巧巧都刻意少吃,留多点给聂北这个客人,可聂北也只是吃个四分饱而已,但聂北却满足了,时隔成十天,总算吃了顿熟食饭菜,而不是生肉野果,他满足了。

其实这饭也不单纯是米饭,而是夹杂着玉米……应该说是大部分玉米和小部分大米一起煮熟的‘杂粮饭’,但这已经节日—大年三十晚所能吃上最好的饭菜了,平时他们晚饭也只是吃些西拉拉的粥而已,更别说有肉吃。聂北不知道这些,但他能感受到这个家庭的贫苦。

“我看你还未吃饱,要不然我等一下再煮些面条给你吃。”

方秀宁要收拾筷子和碗,但宋巧巧抢着做了,她便和聂北谈起话来。

“够了够了,不用麻烦阿姨你了!”

“饿着肚子怎么可以呢?”

聂北本想说不用这么麻烦的,待看到方秀宁那份关怀的神情仿佛一个贤慈的母亲一般时,顿时说不出口了。

“北儿,我听巧巧说,你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在外奔波,你没有点别的什么打算吗?比如安定下来,安安份份找个事儿做,总好过无依无靠的流荡好呀?”

“这个我还未想到。”

“那你过了今晚明天又打算去哪呢?”

方秀宁关切的问道。

“我不知道!”

“要不然我帮你在上官县找看有没有合适的事儿适合你做的先做着,比如在酒楼、食肆里打打杂又或许进些大户人家里当个护院,有个安定有份收入,只是不知道北儿你有没有这个打算?”

“好呀好呀聂大哥,你以后就住我家……”

宋巧巧洗完筷子和碗回到欢声的接上话。被被方秀宁嗔怪的眼神把后面的半句瞪了回去。低着头乖乖的坐在一边上。

“聂儿,你可曾成家?”

方秀宁忽然突兀的问这么句。

聂北苦笑,成家?才到这里多少天?以前都没家,现今更别说。“我至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扑哧!”

宋巧巧忍不住笑出声来,“聂大哥说话好逗哦!”

聂北讪讪,他很想对单纯的女子说:其实那话在现代都快被单身一族说到烂了。

方秀宁想笑,但她笑不出来,她没宋巧巧那么单纯,她能体会到聂北一句俏皮话里隐含的那分孤单和凄凉,她不怀疑聂北的话,因为在古代,人即使撒谎也不会拿亲人的存在于世与不存在于世来撒谎,古代绝对是迷信的,没人敢撒聂北这种谎,聂北也没必要撒谎,所以她信了,信聂北是孤苦伶仃的一个。此时她双眼充满了慈爱,竟然迷离起来,伸手抚摩着聂北那短短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北儿,我收你做我义子你以后就不会孤苦伶仃一个人了,那样就有关心你疼你的母亲,还有巧巧做你妹妹,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永远不会有人赶你走。”

说到动情处,方秀宁搂住呆呆的聂北,她的身体丝丝的颤抖着,她心里想:我的弘儿没死的话这时候应该比北儿大三四岁!

聂北从来都是孤苦伶仃的一个,在孤儿院时老院长是唯一关心一下他的人,后来死了之后就没人关心过他了,到现在这个环境,他依然也是孤单的,可这时候感受到方秀宁怀里的温暖和切切的真情的关怀,他双眼慢慢的蒙上了一层水雾,此时他心底对方秀宁那身体没有龌龊的猥亵,即使她的怀抱真的很柔软。聂北只剩下拳拳的温情与感动,孤单的人不容易感动,但在亲情这一块心坎儿上,孤单的人绝对是最容易感动的,聂北情不自禁的呼喊一句:“干娘!”

方秀宁娇柔的身子轻轻一颤,那秋水般的眼睛落了下激动的泪水,那泪水顺着嫩白的脸蛋滑下,“好儿子!”

宋巧巧不知道她娘亲为什么这么激动,但她看到娘亲落泪了她也忍不住流下泪,上前从侧面伸出双手抱着方秀宁的脖子,嘤嘤而哭。

三人中,一个想哭却死死忍住,因为他是男人;贤淑的女人却暗自垂泪,心有甜蜜;另外一个娇俏可人亭亭欲立的女子却是见母亲落泪,自己也忍不住哭出声来。一时间这油灯照得不够亮的泥草屋有点凄凄然。

好一会儿,方秀宁偷偷拭干脸上的泪水,松开聂北,再帮她女儿宋巧巧擦了擦脸蛋儿上挂着的泪痕,微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我们巧巧都大姑娘了,还哭得像个花猫一样,以后怎么嫁人呀!”

“娘……”

宋巧巧羞得扑到方秀宁的怀里,偷偷的瞄了一眼聂北,不依的撒娇:“娘你故意笑话女儿的是不是,我才不嫁人,我要永远陪伴在娘的身边,为娘你分担。”

方秀宁露出欣慰的微笑,微嗔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有不嫁人的姑娘,说出去还不笑话邻里!”

“谁爱笑话谁就笑话好了,反正只要我娘开开心心就好。”

聂北看着两母女情着意切的温存着,不由得有点羡慕。方秀宁望了一眼聂北,伸出只玉手来搂过聂北,“北儿,我的好儿子,你以后也是我们家的一员,巧巧的娘也是你的娘,今晚你睡巧巧的床……”

“啊……”

宋巧巧还未等方秀宁说完脸就红到了耳根处。

方秀宁瞪了一眼宋巧巧,继续说道,“而巧巧就搬过来和我睡一起。”

这回宋巧巧更羞,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到她母亲的身体内,有时候反应过度也是一种心虚的表现,不知道母亲和聂大哥会怎么看自己。

在这个家里方秀宁有绝对的话语权,虽然她不严也不厉,反而是温暾似水,可是聂北和宋巧巧都不愿忤她的意思做事,安排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